《大叔,輕點寵》[大叔,輕點寵] - 第7章 嘗試接受他

夏予心靠在門上,她知道門外楚珩沒走,但是,那又怎樣呢?

她跟楚珩從來都沒有開始過,從楚珩給自己治病,到後來以自己的秘密被他知道了為由靠近自己。自始至終他都沒有說過喜歡自己。現在又在自己面前做出這樣一副深情的樣子,做什麼呢?

楚珩看着夏予心緊閉的房門,內心懊惱不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只是看着夏予心跟陸衍琛緊牽的雙手,他心裏就像着了一團火。

一開始他的目的就不純,他一步一步的接近夏予心。一步一步的滲透到她的生活中。

他怕夏予心排斥自己,畢竟她有過渣男前任,他只能編出一個為她治病的理由,卻不曾想被陸衍琛捷足先登。

其實楚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直接跟夏予心表白,可能他真的相信了方奇所說的夏予心xing冷淡這件事情。

如果是這樣,她應該會排斥跟男人接觸,自己想要接近她,只能以這個理由。

楚珩是這樣安慰自己的,而且夏予心有一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陸衍琛一定不會成為自己的阻礙。

楚珩在門口站了一會,還是沒有勇氣再敲開她的門,只能悻悻的走了。

夏予心聽着門外漸遠的腳步聲,說不出是是慶幸還是失落。

她是有點喜歡楚珩的,都說人在生病時是最脆弱的,在自己住院的那段時間,雖然楚珩總是冷着一張冰塊臉來批評自己的生活習慣,但是她卻能感覺到其中的關心。

但是自己是女生,表白這種事情怎麼能由自己來呢?

在楚珩說要給自己治病的時候,曾經脫口而出的一句做我女朋友吧,讓她的心狂跳了好久。

可是楚珩緊接的卻說只是為了方便治病。

她不想自作多情,畢竟自己只是一個黃毛丫頭。

楚珩喜歡的應該是有閱歷有內涵的女人吧,就像那天在餐廳外遇到的那個女生。

今天她只是跟陸衍琛牽了一下手,楚珩便氣勢洶洶的來興師問罪,她還以為楚珩會趁機向自己表白。

但是,他關心的好像真的只有自己的病,既然這樣,自己還執着什麼呢?

第二天一早,陸衍琛就給夏予心發來了信息,約她晚上一起吃飯。

夏予心猶豫了一下,回了一句好。

下午四點左右,陸衍琛就來了。夏予心問他怎麼來的這麼早?

陸衍說,怕自己來晚了,她被別人約走

夏予心笑他,自己既然答應了他,怎麼會放他鴿子呢。

陸衍琛這次明顯的跟前兩次見面不同,對夏予心噓寒問暖,關懷備至。言語間似乎已經把夏予心當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夏予心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她心裏想着,也許自己真的應該開始一段新的戀愛了吧。

吃完飯,陸衍琛問她接下來想做什麼?夏雨欣想了一下說,不如你開車帶我隨便轉轉吧。

陸衍琛帶着夏予心來到了海邊,暖暖的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