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團寵:天才少女的辦案日常》[大理寺團寵:天才少女的辦案日常] - 第6章 無法拾起的書卷(六)

沒錯!那天胡旭和項深兩人都坐在自己的床榻上看書,那麼這個床就是李泰清的了,那日是他開的門,因此這張床上那日是沒有人的。

這是李泰清的鞋……

儲翊將它擺回了原位。

又繼續搜了一下,除了李泰清的柜子里有一根麻繩,其他的就沒有什麼特別的了。

儲翊走出房門,男子宿舍周圍就是一堵牆,他從這邊翻了出去。

剛想走,就靈敏地捕捉到樹枝上飄着的那一抹淡藍色,剛想走的他立刻停住腳步,上前一看——

是古今書院學子服飾上的布料……這就說明,有人也翻牆出去過!

儲翊取下它,將它收好。

低頭一看,地上的黃沙有些眼熟……

大理寺。

李泰清是被衙役直接從詩會上帶來的,他整個人正處於懵圈的狀態,同時又有些生氣,「儲大人,草民這是犯了什麼事?」

儲翊不緊不慢,從袖中拿出被勾在樹枝上的淡藍色布料。

「眼熟嗎?」

「這是我們學子服上的布料。」

「起身,背過來。」

李泰清雖然不明白儲翊的意思,但還是按他說的做了,他站起身,正打算背過身,突然,他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摸了一下自己衣服的後擺——

儲翊就這麼不溫不火地盯着他,這種眼神最是令人煎熬。

「來,你看看,這缺口和你衣服上的……真是一模一樣。」

李泰清嚇得腿一軟,立刻跪下道:「大人,大人,這雖然是從草民衣服上勾下來的,但是草民絕對沒有殺害吳學富!」

「事實上,你是想讓他消失吧,他在書院一日,你就拿不了第一,況且他為人比較孤傲,你把他當朋友,但是你又覺得他對你的態度不好,在這種種因素的綜合下,你狠下心,打算殺了他……」

「不是的!不是的!草民沒有殺他!草民沒有殺他!」李泰清情緒激動。

儲翊沒有停下,現在是激發嫌疑人情緒的關鍵,他在情緒崩潰之下會說出實話,「於是,你也實施了你的計劃,你買了兇器,有可能是繩子,也許你沒用它,而是改用了匕首……」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草民是買了繩子,但是絕對沒有買匕首!」

「前天亥時快到了,吳學富先出了宿舍,你在那個時候應該早就知道他是要去還書的,畢竟博通書齋需要貴重物品抵押才可以借閱,因此吳學富不得不在夜晚也還是去還書……」

李泰清冷汗直冒。

儲翊接著說:「而這個時候,你裝作肚子不適,要去茅房,實則你翻出牆,尾隨了吳學富,想找個合適的機會動手,而那條巷子,就是你選擇的最佳地點。」

「不!大人,求您別說了!草民真的沒有殺人!」李泰清跪着朝儲翊的方向挪過去,衙役立刻擋住他。

儲翊靠着椅子,「那你說說吧,前天亥時,你去了何處。」

「其實……」李泰清用衣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緩和了一下情緒,緩緩開口。

「你最好不要有隱瞞,否則只會加重你的嫌疑。」

「是是是,大人。其實草民確實嫉妒吳學富,他在書院成績第一,深得夫子喜愛,我永遠是第二……」

講學的課堂上。

「誰能起來解釋一下這句?」夫子看着底下的學生。

李泰清站起來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接着,吳學富也站起來,「依學生之見……」

他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夫子讚不絕口,早就忘記李泰清講了什麼。

「相信今年的科考大家都準備得差不多了吧!」夫子樂呵呵地看着底下的學子們,他的眼神尤其落在吳學富的身上。

李泰清默默地看着,嫉妒的目光難以掩飾,袖中的拳頭握得緊緊的。

「所以,你就殺了吳學富?」

「不!草民沒有殺他!」李泰清連忙否認,「草民確實得知了算準了吳學富要去還書的時間,在此之前草民買了一根麻繩,這只是想在他去還書的路上絆倒他,讓他摔壞腦子而已……」

「所以前日晚上你確實尾隨了吳學富?」

「回大人,草民確實尾隨了吳學富,但是他是戌時出門,他先是去了一趟林夫子的房間,草民在附近等了好久,他才出門去還書,草民隨後便翻牆出去了,後來草民有點沒跟上他的速度,再後來……」李泰清停住了,神情有些恐懼,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