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團寵:天才少女的辦案日常》[大理寺團寵:天才少女的辦案日常] - 第4章 無法拾起的書卷(四)

儲翊將與吳學富同一個宿舍的人全部都帶回了大理寺,一共有三個人——胡旭、項深和李泰清。

不過,在此之前,儲翊讓護衛將時玖送回了安王府。他看得出來,時玖雖然會一點武功,但若碰上高手,她那隻能算是三腳貓功夫。

時玖回到安王府,腦門便一痛,想都不用想是誰幹的好事,她抬頭一看,委屈又無奈道:「哎呀,大哥,你又這樣,萬一被你拍笨了怎麼辦啊。」

眼前的男子身材挺拔,貴氣逼人,一頭墨發用冠束起。是與生俱來的貴族子弟的那種溫潤、嚴肅的氣質。

「不是說就去還個書嗎?怎的這麼久?再久一些兄長都要去找你了。」時溯有一絲生氣,但更多的是關心。

時溯是安王和安王妃唯一的孩子,在安王收養時玖後,他便一直將她當做自己的親妹妹對待,不讓她受半分委屈。不僅如此,他還教她馬術、武功……

「我能有什麼事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哥你就是關心則亂。」時玖想了想,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是不要和時溯說了,免得他過於擔心。

「行行行,這就嫌大哥啰嗦了。你看看,都這個點了,走走走,跟大哥去用膳。」

正廳。

「安王,安王妃。」雖然安王和安王妃都讓自己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把他們當做自己的爹娘,但時玖還是覺得不妥,她照舊行禮。

坐在最**位置上的安王無奈道:「玖兒,你行禮行了十幾年,本王也說了你十幾年,你還是不改,這孩子……」安王雖已中年,但卻容光煥發,只是鬢角有幾根白髮出賣了他的年齡。

安王妃更是顯得年輕,畢竟在偌大的安王府中,安王只娶了她一人,沒有納妾,她不用攻心於宅斗之事,每日里快樂悠閑,賞花養鳥。

她笑着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椅子,道:「玖兒,坐我身邊。」

時玖乖乖地坐了過去,侍女立刻擺上碗筷,繼而恭敬地退到一邊。

每次坐在一起用膳時,時玖的心裏都暖暖的,是他們給了自己一個家,讓自己不再是一個人。

大理寺。

停屍房門前。

胡旭、項深、李泰清三人戰戰兢兢,有些腿軟。

「你們……沒有人敢進去嗎?」桑元正打量着這三人,屍體有這麼恐怖嗎?桑元正作為一名驗屍官,他覺得壞的活人可比死人恐怖多了。

三個人都低着頭,看着自己的鞋尖。

靜默了許久,李泰清彷彿下了什麼很大的決定,上前一步,道:「大人,草民…….草民去吧。」

很微妙地,胡旭不屑地白了一眼,桑元正恰好看見了這一幕。

不過,他也沒問什麼,只是帶着李泰清進了驗屍房。

裏面光線昏暗無比,空氣中散發著一絲絲腐臭的味道,那是皂角也難以遮蓋的,常人確實不喜這種地方。

李泰清面色發白,立刻掩住口鼻。

「你還好吧?」桑元正回頭問道。

他艱難點點頭。

來到屍體前,桑元正拉下蓋在屍體臉上的白布,問道:「是吳學富嗎?」

李泰清定睛一看,面色很難看地點了點頭,隨即他立刻快步跑出了驗屍房,單手撐着牆吐了出來。

「嘔——」

胡旭斜着眼睛看着他,「就這點出息,還自告奮勇?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跟他關係有多好呢。」

「是不是吳學富啊?」項深問道。

李泰清說不出話來,只得點了點頭。

「真的是他……」項深不禁失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同窗就這麼去了,更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朝夕相處的舍友。

桑元正重新給屍體蓋上白布,走出了驗屍房,便看到了地上一堆嘔吐物,他搖了搖頭,對衙役說道:「一會收拾一下這裡。」

審訊室。

第一個接受審訊的是李泰清,他是在古今書院給儲翊和時玖開宿舍門的人。

「姓名。」

「草民李泰清。」

「昨日亥時,你在何處?」儲翊執起筆,開始詢問、記錄。

李泰清還沒有緩過來,面色還有些蒼白,他摳了摳自己的手指,皺着眉頭回答道:「昨日亥時,草民在古今書院,沒有出門。」

「你與吳學富關係如何?」

「草民與吳學富猶如知己一般,無話不談,關係自然是要好的。」

「他有沒有什麼仇家?」

「仇家?不可能有吧,他從小父母雙亡,隻身一人,孑然一身的,一心只想着讀聖賢書,基本上也不怎麼出門,不太可能有仇人。

想起今日他在古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