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你的媳婦又掛了》[大佬,你的媳婦又掛了] - 第4章 大婚

「什麼時候來帶我走啊?」

公玉羽身穿嫁衣,翹着二郎腿,百無聊賴地看向門口的侍女。

「一會兒會有人來通知。」

公玉羽看着門外的風景,心裏莫名地有些惆悵,畢竟今天是她第一次嫁人。

「吉時已到,新娘子起。」

這時,遠處管家跑着小步,到門口喊道。

門口的侍女趕緊拿起一旁的紅蓋頭蓋在公玉羽頭上,

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扶着她往外面走去。

公玉羽看着眼前的紅色,發現這是真的紅,這料子是真的好。

在裏面壓根就看不到任何外面的東西,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不會看到那幾個人的臉色。

喜堂之上,來賀的眾人都到此,紛紛的看向門外,同時也離高堂最近的地方遠了一些。

其中也有人悄悄的看向站在高堂那邊的三人,被即墨啟一眼嚇得瞬間轉過了頭。

「不要這麼凶,人家只是好奇而已。」聞裕見到這一幕,轉頭看向即墨啟。

即墨啟瞥了眼聞裕,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不要掛着這麼噁心的笑臉,本王嫌你丑。」

聞裕一直掛笑的嘴角一僵,眼神暗沉,「說話還是留點德為好。」

正要即墨啟打算反駁聞裕時,聽到門口喜娘喜慶的聲音傳了進來,「新娘子和新郎官來了。」

站在喜堂上的三人驚訝地看着緩緩走進來的新郎官,心裏同時升起了一個想法,這不是沈軒嗎?

剛走進來的公玉羽感到三股強烈的視線,就像X光一樣,叫她有些無法從容以待。

「別怕。」

耳邊低沉,卻又帶着幾分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她獃滯了一下,這個聲音,她是不是在哪裡聽過?

即墨啟看着不遠處還沒邁入喜堂就開始曖昧的兩人,心裏的怒火不由的燒了起來,眼睛就像兩簇小火苗般死盯着他們的動作。

他旁邊的聞裕拉住他的衣袖,阻止他接下來的動作,轉而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恭喜莊主,今日大婚。」

「同喜。」

孟軒臉色淡然,似乎一點也不害怕被他們認出來。

一旁抓着綢帶的公玉羽心裏的熟悉感越發地濃烈,連聽到聞裕聲音後的恐慌,也遮蓋了過去。

「本相今日來還有一個小禮物要送給姑娘。」

說話間,他走上前,把手中的紙鶴遞到公玉羽面前。

公玉羽看着蓋頭下那熟悉的紙鶴,渾身一僵,這不是她和言墨的信物嗎?

怎麼會落到他手上?

她快速地伸手接過,「多謝丞相好意。」

她該相信言墨的,他在江湖混了這麼多年,怎麼會輕易被他們抓住!

聞裕聽到久違的聲音,嘴角的笑容頓了下,隨而說道:「不值錢的東西,姑娘何必言謝。」

「你可以告訴我,這個你哪來的嗎?」

她還是有些擔憂,他們真的把言墨抓了怎麼辦?

「西陵皇送與。」

公玉羽猛地握緊了拳頭,把紙鶴狠狠死攥在手裡。

西陵皇?

言墨?

怎麼可能?

「聞丞相,既然禮物送完,可不可以讓開,本莊主要和夫人拜堂。」

孟軒攔在公玉羽面前,眼神溫和地看着聞裕,但語氣卻是毫不客氣。

聞裕看了他身後的公玉羽一眼,吐出了一句話,「此堂若拜,怕是紙毀人亡。」

話落,轉身便離開正堂**,公玉羽震驚地推開孟軒,向前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沉聲問道:「你,什麼意思?」

聞裕低頭看了一眼公玉羽抓他衣袖的手,抬眸看向她,像是要透過紅色的蓋頭看透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