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你的媳婦又掛了》[大佬,你的媳婦又掛了] - 第1章 跳崖『殉情』

斷崖

「你們為什麼要殺我喜歡的人?」

公玉羽身形微微顫抖,搖搖欲墜地站在崖邊,看着不遠處的兩人,蒼白的面色是難掩的悲痛。

對面的即墨啟見她這副樣子 ,嘴角微抽:「哪個蠢貨被你看上了?」

正在等待安慰勸阻的公玉羽頓時一噎,瞧瞧他說的這是人話嗎?

她好歹是和他生活了三年的姐姐,現在正在生死的邊緣!!!

三年前,她莫名來到這個世界,腦海里有個聲音告訴她,只要殺了這個世界一個背後帶着梅花胎記的人,她便可以回家。

她雖然感到疑惑,但還是決定試一試,所以她跟着聲音的指示找到在一個地方等待。

結果在那個地方,她等來了三個人。

他們出現後,腦海里的聲音就玩起了失蹤。

至今她都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因為這幾人身上沒有那聲音所說的梅花胎記!!!

記得她那時強行扒他們衣服的場景,真是心酸。

她眼前這兩個,還有一個不知道在哪的。

目前為止,一個混成了丞相,一個是世子,一個,就是說話的這一個什麼都沒有混出來。

說到第一個,她特別的欣慰,畢竟王者混出頭,青銅也光榮。

幾天前,她無意間聽到丫鬟們談論一個名叫悟心的和尚,心下好奇,也就打探了一下,結果將她想要回家的心思再次變的活絡起來。

原先她知道他們身上沒有胎記後,回家的心思就逐漸消失。

畢竟在天下找一個梅花胎記的人太難,雖然她讓人去打聽,但直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消息,而且就算把人帶她面前,她也不知道哪一個是她要殺的人。

所以她打算過段時間,問聞裕要筆錢,去大江南北,找幾個小哥哥安個家,度過餘生,誰知道給了她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回到家,雖然有討人厭的未婚夫,但對他的討厭遠不及對見到家人的欣喜。

就在她準備出去找人,府門口的侍衛將她攔住,她這才意識到她似乎,被監禁了。

隨後她反思了下自己自從住進這後的生活,好像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在房間里研究藥方,而且就連白陽曦的小情人也很少來煩她。

就在那天下午,還沒等她想到出府的招,沈軒的下屬就給她傳信說沈軒被白陽曦他們抓了,看她能不能幫忙。

她隨即就想到了這個辦法,初期裝病,中期聯繫白陽曦的小情人幫忙,後期故意把沈軒說死,他們自會告訴她,沈軒還活着的消息,然後威脅他們放過沈軒。

再後面就是跳下斷崖,下面接應,跑路。

果然不出所料,白陽曦的小情人出賣了她,告訴他們,她在這。

後續只要如她設想的發展就完美了。

「阿羽,那人是誰?」

聞裕站在即墨啟旁邊,看着公玉羽,問出公玉羽想聽的話。

公玉羽眼中閃過幾分驚喜,瞥了即墨啟一眼,看看聞裕,這才是正常人的思維方式。

她努力醞釀了一下眼中的情緒,滿眼悲憤地看着他們,背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台詞,怒吼道:「沈軒,是你們殺了他。」

「哦,原來是他啊!」

聞裕瞭然地點了下頭,又不以為然地說道:「他還在白陽曦府中的地牢里受酷刑,你現在可以先下來,去地牢看看他醜陋的樣子,應該沒有那麼喜歡了。」

公玉羽的情緒差點沒綁住,啥?

照他的意思,沈軒他毀容了???

「你們把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