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無限物資,和純情寨主養崽子》[帶着無限物資,和純情寨主養崽子] - 《帶着無限物資,和純情寨主養崽子》第10章 找事的白蓮花一朵呀

藍豆兒看着如今跑了這麼多的劇情,心裏還是不禁感慨這許傾傾造事能力強,當時的原主因為笨還信了許傾傾的鬼話。

這許傾傾可是許默洲的親妹妹,竟一直想要讓自己的親嫂嫂死,也不知道怎麼想的。

「姐,我覺得這武器應該多買一些遠距離的,以現在寨子里的實力,只有遠距離武器才可以保護我們的平安。」

江魚的聲音將藍豆兒從回想劇本中拉了回來。

「嗯,我也這樣覺得。」因為暫時不能下山,藍豆兒想了想:「小魚,你下過山嗎?」

江魚點了點頭:「下過,之前經常下,後面家中人病了便沒下過了。」

看着江魚稚嫩的臉上,卻充滿着成熟,因為常年勞作的緣故臉上已經有了被風吹裂的痕迹。

「這樣,你下山去買些武器回來,姐幫你照顧家人。」

「可是……」江魚猶豫了一會兒,眼神有些躲閃。

藍豆兒看出江魚有些不知所措:「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江魚不說,是因為怕惹怒了藍豆兒。

但是藍豆兒既然問了他也只好硬着頭皮繼續說「之前寨子里都是靠搶的,所以寨子里沒有錢去購買。」

看着江魚艱難開口,藍豆兒才明白山寨現在是沒有錢的,因為是她不讓寨子里的人下山的。

看來這老天爺註定不讓她下山了,既然武器也不能買,如今就只有等着許默洲回來了。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回去看看孩子。」

見藍豆兒沒有生氣,保住一條命的江魚也十分有眼見的離開了。

看着遠去的江魚,藍豆兒看着滄桑的背影,感嘆以前的原主讓這些孩子遭了多少罪。

但也不能完全怪原主,那些挑撥的都是導致這些導火線。

累了一天的藍豆兒,拖着疲憊的身體朝家裡走去。

別看山寨破敗了,寨主的家還是原封不動的擺在那裡,一個院子,正房偏房也是劃分的仔仔細細。

雖說沒有之前藍豆兒所待的府大,但依舊有模有樣的。

就當藍豆兒走進院子時,就看到許傾傾和一個長相不符合山寨中人,穿着也清素淡雅。

沒猜錯的話就是之前暗戀許默洲的一朵小白蓮花。

可劇本里這小白蓮的戲份早都沒了,這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兩個人站在那裡互相襯托着對方,一個襯托着對方的行為端莊,楚楚可憐,一個襯托着對方趾高氣揚,目中無人。

藍豆兒自然也是沒在怕的,這種女人與女人之間的遊戲她早就玩膩了。

「這是做什麼妹妹,請了客人來家中怎麼還讓客人站着。」

藍豆兒不緊不慢走了過去,坐在堂內的正中間,將家中女主的身份展現的淋漓盡致。

「這位妹妹是?無論是誰,都是客人快請坐吧,我妹妹招待不周還請多多擔待。」藍豆兒手指了指椅子道。

見藍豆兒如此這般,許傾傾氣的想要衝上去咬她一口。

好在旁邊的胡湘芸將她攔了下來:「妹妹莫衝動。」

「芸芸姐,她都這樣對你了,你看吧,她如今把自己當作這家中主母對着我這呼那喚的。還真以為自己身份不得了了。」

這胡湘芸聽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