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哥哥為官》[代替哥哥為官] - 代替哥哥為官第1章  第1(2)

,謝沐憐忽而覺得有些腹餓了,早晨上朝早,又議了不少的時間,她清晨起來時吃不下東西,到現在一粒米也未進。
本來是準備下朝便去京城的明芳齋喝一碗酒釀,再買一籠蝦餃帶回府的,沒想到卻又被招來了。
她就這麼神遊着,卻未發現書案後的皇帝已經不知何止停了筆,正在淡淡地盯着她。
在蕭南衣眼中,眼前的臣子可以算是他最得意的門生了。
滿腹經綸、才氣卓然,不論是史書,還是策論,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比之朝里的那些老臣,謝沐憐很多的觀點都更對他的胃口。
也因此在三年前謝沐憐高中狀元之後,蕭南衣批閱奏摺、起早各類誥敕時,便很喜歡招她隨侍在側。
但是過了一陣之後,朝中逐漸流言四起,都說為何當今的聖上一直無子嗣,原來是喜好男色,不然為何每日都跟一個小小的七品編修整日同處一室。
初時,蕭南衣聽到傳言後一陣大怒,立馬便頒佈旨意,誰再妄傳不實流言,立降三級,同時罰俸一年。
如此一來,果真十分管用,見天子動怒,流言一夜間戛然而止。
但又一段時日之後,蕭南衣自己便先感覺不妥起來。
因為每每謝沐憐在他面前說話、整理奏摺之時,他總是忍不住盯着她看。
有一次忙到深夜,謝沐憐支撐不住伏在案前睡著了,他還親上了她的唇。
雙唇相觸的那一瞬間,蕭南衣腦中轟然巨響。
他想起了大離王朝輝煌的數百年歷史,想起了他過世的父皇對自己的殷殷教導。
他怎麼可以……他怎麼能夠……對一個男子動心呢!
他這樣置大離江山於何地?
置天下百姓於何地?
自此之後,蕭南衣再也未曾招過謝沐憐單獨議事,任由其在翰林院供職。
如此一來,他雖悵然若失,但是謝沐憐卻是鬆了一口氣。
每日對着翰林院上萬冊古髻,比對着君心莫測的帝王要輕鬆多了。
兩人各有心事,等到謝沐憐感覺到蕭南衣投遞過來的視線時,已經是半刻鐘之後了。
「皇上,」她慌忙躬身道:「微臣死罪。」
「哦?」
蕭南衣不動聲色地看着她,淡淡道:「謝卿何罪之有?」
謝卿……謝沐憐每次聽到他這樣喚她,便是一陣心驚肉跳。
如果是謝大人、謝欺程也就罷了,她會謹記自己現在扮演的是哥哥。
可是謝卿的話,因與她名字前兩個字同音,便讓她總是會忘卻了自己身處何地,自己現在代表的是誰。
「微臣方才一時出神了,在皇上面前,此乃大不敬之罪。」
她低着頭道。
從當初大半年的隨侍君側,到後來每日早朝站在隊伍最末,謝沐憐也自認有幾分了解他的性情了。
當今天子是明君,錯了便是錯了,坦然承認即可。
只要不是大事,通常都會被寬待。
而若是想試圖欺瞞,那換來的將是更大的後果。
果然,她說完這句話,蕭南衣便笑了。
「謝卿必是在憂心國事吧?
朕又怎會怪卿?」
謝沐憐聽聞此言,背上冷汗涔涔,若當真是心憂國事也就罷了,但偏偏她不是。
但是此時此景,她也只能順着話應了,「微臣謝皇上體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