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開始遭天譴》[從出生開始遭天譴] - 第2章 石頭

「林老弟,你今天的烤魚特別的香啊!」

說話的是一個看似穿着光鮮,卻經不起仔細打量的中年男人。

男人站在距離林遇十多米遠的地方,露着一口參差不齊的黃牙朝着林遇諂笑。

這男人是惡狗村裡有名的賴偷,靠着撒潑耍賴從別人的身上順些值錢的東西為生。

因為他總是擅自出村,村長本來是想要將他趕走的,卻礙於他是自己彪悍媳婦的表親,為了家庭的和睦,也只能象徵性的懲罰他在村外的一間破屋裡思過。

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變相的讓他自由出入。

賴偷的住處距離林遇的木屋不遠,兩間房屋與村子呈正三角狀排列。他平時總喜歡來林遇這裡占些小便宜,被林遇抓到吐了幾次後,便對林遇有了些畏懼之心。

看他今天的樣子,應該是剛剛收工準備回家,卻被飄散的烤魚香味吸引了過來。

林遇身體不動,微微轉頭,用眼睛瞟了他一眼:「香吧,一起?」明顯是在逗他。

賴偷連忙擺手:「老弟可別逗哥哥了,我要是過去了,這一身行頭都得被你扒光。」他一邊說著,一邊用雙手比量着那一身許久未洗的假高檔西服。

看他的表情,是對自己着裝的無比肯定。

對於他的衣服,林遇毫無興趣,大概是因為今天在村裡玩的累了,這會兒只想安靜的等待晚餐。

賴偷見林遇不和他搭話,便謹慎的往前挪了兩步,探着身子說:「老弟,哥哥我來可不是為了蹭你的烤魚,而是想向你借些調味料。」

看着林遇紋絲不動,他又急忙解釋道:「哥哥今天也是收穫頗豐,剛才去村裡換了二斤羊肉,準備回去燉了,架好了鍋,燒起了水,卻忘記了調料,這不就近來你家借點,放心,等羊肉燉好了,我給你盛一碗過來,怎麼樣?」

羊不羊肉的林遇倒是不在乎,只是聽着他在那嘮叨有些心煩,加上有些疲憊,便沒過腦子,站起來散漫的進到屋裡去給他拿調料了。

可剛一進屋,便聽到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林遇猛然間醍醐灌頂,心說卧槽,不好,連忙轉身沖了出去。

鮮美的烤魚已經不在火上,拿着烤魚的賴偷也已經竄出去數米遠,見林遇追了出來,更是撒了歡的向遠處跑去。

林遇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之前的疲憊一掃而空,一個箭步便跟了上去,誓要將魚奪回來。

賴偷跑在前面,兩隻手各攥着一條烤魚,他也顧不得燙手,左右開弓的往嘴巴里送。

沒一會,兩條魚連頭帶刺的都進了肚子里,賴偷一邊跑着,一邊舔着手上殘留的味道,一邊回頭朝林遇喊:「老弟,魚都沒了,別…嗝…別追了。」

眼看着自己的烤魚被這個無賴造的一根刺都不剩,林遇的恨意更勝,腳下的步伐也更加的急促,咬牙切齒的向前喊道:「沒了!我叫你都吐出來,吐完了再讓你吃,吃完了再吐…」

二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就在林遇盤算着讓他吃吐多少次的時候,賴偷從兜里掏出來一顆黑色的小石頭,半轉着身子朝林遇扔了過來。

林遇眼疾手快,在石頭即將砸到自己面門之前將它抓在了手裡,並停下了腳步。

一股怒火急速上涌。

「吃了我的還敢暗算我,我今天要不讓你把膀胱吐出來我就不姓林。」

賴偷腳下不停,卻一直都在轉頭看着林遇,他也沒想要砸他,純屬巧合。

「老弟,那可是寶石,今天剛得的,送你了,算烤魚錢,求你別追了…」

林遇看了看手中掌心大黑石頭,心中一陣咒罵:「這破玩意河邊一撈一大把,還寶石,寶你妹!」

與此同時,林遇眯起了眼睛,瞄準前方奔跑的賴偷,做起了扔石頭的準備動作。

而就在石頭即將出手的一剎那,林遇突然停了下來,他只覺得一陣清爽感從抬起手臂的指尖處緩緩向下,通過手臂、肩膀、胸口,直到心臟,緊接着這種感覺蔓延至全身,無比的舒爽,剛剛的怒氣也隨着暢快感漸漸消散。

林遇將手放了下來,看着這塊毫不起眼的黑石頭:「剛剛那奇妙的感覺究竟是怎麼回事?這莫非真的是顆寶石。」林遇自言自語過後慢慢的緩過神來,抬頭尋找時,那賴偷早已經不見蹤影。

林遇舉起手臂,用兩根手指拿捏着石頭,藉著即將消散的陽光仔細端詳。這石頭通體紫黑色,橢圓的形狀極其對稱,像是被精心打磨過,表面光滑,手感涼且油潤,絕不是它原本天然的樣子,一定是被拋過光的。

陽光照在石頭上,沿着周圍的輪廓呈現出一圈微微橙紅色,再往裏面卻不再透光,中心處的黑度被周圍的光暈襯托的更加厚重,顯得極其神秘。盯得久了,就好像要被這黑暗吞噬進去,莫名的感受到一種詭異的吸引力。

看了半天,林遇也沒瞧出個所以然來,只覺得這顆石頭絕不簡單,他本想去找那賴偷問問石頭的來歷,可此時天色已經漸黑,他也忙活了一天,有些疲憊,猶豫了片刻後,便決定明天再去找他,反正也跑不了。

夜晚,林遇躺在床上玩弄着黑石頭,沉浸在它帶來的清涼中,在仲夏時節,這體驗簡直是千金難得,沒一會林遇便舒爽的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種奇怪且似曾相識的感覺將林遇喚醒,他坐起身來,用指甲不停的抓撓胳膊。

怎麼這麼癢!還這麼爽!

林遇覺得這感覺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是什麼,只是在難以受控制的不停抓撓。

脖子也癢了!後背也是!大腿、屁股、臉頰、手指頭,哎呦好疼!

撓着撓着,林遇猛然想起,這不是被蚊子叮咬的感覺么!

這感覺對其他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但是對於林遇,那可是十多年未曾有過了。

一時間,林遇有些不知所措,他的腦子急速思考着。

難道噁心人的能力消失了?或者是蚊子進化了?還是它們餓極了忘記了頭暈?

胡思亂想過後,是一陣莫名的興奮。

要是這能力真的消失了,就代表不用再一個人住在這裡,就可以搬到村子裏面了,甚至是可以離開村子,去…去光耀城!

林遇越想越興奮,激動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往門外衝去,他怕是這一晚上也別想再睡著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