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 - 第9章 夜半來人

穆輒走在不算寬敞的街道上。

尋找着販賣馬匹乾糧的地方,漸漸的,他發現了一些怪異之處。

街上雖然人來人往,但大多都行色匆匆,似乎不願在外久留,做買賣的也大都沒什麼笑模樣。

這鎮里有古怪。

邊上的麵攤傳來陣陣香氣,有食客不時交頭接耳發出陣陣驚呼,零碎的字句傳進他的耳朵里。

「真的?東邊也有人死了!?」

「是啊!……慘得很吶!……」

「我懷疑……是……殺的!」

「嗬!這話可不能亂說!」

那人的同伴連忙捂住他的嘴,忌憚什麼似的左右張望,回過頭來,「呸呸呸,快別說了,吃都堵不住你這張臭嘴,別真把髒東西招來了!」

那人也被嚇到,不敢再說,連忙低頭吃面。

穆輒聽完面色冷沉,轉身快步離開。

這青牛鎮不宜久留,還是儘快買齊東西上路才好。

一路打聽詢問,終於將東西買齊,想到鎮外還有人等着,不再耽誤,穆輒牽着馱滿了東西的馬匹準備出鎮。

繞過前面的拐角,他走上熱鬧的大街,目光一掃,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不在意的收回目光。

也不知阿星等急了沒有。

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

阿星!

猛的轉過頭去,那身影還未完全淹沒在人群中,仔細一看,居然真是他!

穆輒正要提步追上去,卻看見阿星前面一個穿道袍的青年回過頭說著什麼,面色冷肅,不像朋友之間說話的態度。

不對勁!

穆輒停下腳步,靠近攤位裝作買東西的樣子,用餘光觀察他們的行動。

道人說完,帶着人轉身進入一條小巷,穆輒見狀,連忙跟上,卻是再沒了他們的蹤影。

穆輒眉頭緊蹙。

什麼情況?

被抓住了?

早知如此,倒不如一起行動。

走是不能走了。

穆輒將馬牽到一處偏僻無人的角落,將東西都裝進乾坤袋中,又找了一家客棧將馬匹安排妥當,這才出去。

戚渝被季炎和小少爺張景興帶着穿街走巷,左拐右拐,繞得頭昏腦漲之際,終於到了一處院子。

門外一個掃地小廝看見他們,尤其是看見小少爺,當即大喊:「少爺回來了!少爺你終於回來了!」

拋下掃把,衝到小少爺身前,看着對方安然無恙,大大鬆了口氣。

「少爺啊,小的擔心死了,您怎麼突然就跑了,這要是出了什麼事,要小的怎麼跟老爺交代呀!」

小少爺擺了擺手,「我能有什麼事兒。」

他還要再說什麼,剛剛張嘴。

砰的一聲。

院門打開,裏面衝出來一群人左看右看,正是張景興隨行的手下。

「少爺!少爺在哪兒呢?」

看見了張景興,一群人連忙迎上前來,圍着張口欲言的小少爺,不等他說,烏拉拉地簇擁着就進院去了。

戚渝站在一邊,有些驚奇地看着這一幕。

季炎似是習慣了,面不改色,很穩,對戚渝道:「跟我來。」

領着戚渝進了院子。

將他帶到一間廂房,「你住這裡,老實點,別出院子,其他隨你。」

說完就準備離開。

戚渝叫住他,「你打算何時做法?」

季炎腳步不停,「現在我身上法器不足,你跟我回道觀之後擇日做法。」

「等等!」

季炎停住,終於轉過身來,嘖了一聲,「還有什麼問題?」

戚渝摸着咕咕叫喚的肚子,「我餓了。」

「……」

季炎將人帶到廚房就火速溜了,只留戚渝和廚娘面面相覷。

吃飽喝足,戚渝將自己打理一番,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他在院子里逛了逛,發現處處有人把守,找不到機會逃離,只好回了房間。

他拉了條凳子坐在窗邊吹風。

窗口正對着空曠的庭院,只見季炎在院中走來走去,念念有詞,一道道法決射入各個角落。

也不知有什麼作用。

戚渝看不出什麼,索性不看了,開始思索逃離的辦法。

雖說季炎保證,找到了王恆就放他走,但是要以身體為媒介的話,首先就要排除靈魂的干擾,必須先把他的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