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 - 第7章 生魂

怎麼回事?

戚渝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些,再一看,還是如此。

他走到近前,終於發現了些許不同之處,坐着的穆輒身體雖然凝實,但到底還是飄忽些,身後沒有影子,風吹過,衣角發梢紋絲不動。

是魂魄。

活人魂魄離體帶着生氣,讓他居然沒有第一時間察覺。

戚渝臉色發沉,沒想到穆輒被鬼氣衝撞之下居然離魂了。

而且魂魄如此凝實,幾乎和活人無異,對於一個凡人來說,魂力強的有些離譜了。

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把生魂送回身體。

生魂,活人之魂。離體之後大多懵懵懂懂,只憑本能行事。

一個脫離身體保護的生魂,就像投入鯊魚群的散發著血腥氣的鮮肉。

方圓百里的鬼怪妖邪都會被吸引過來。

到時候,就算是戚渝也不能保證能全身而退,更別提懵懵懂懂的生魂了。

現在此地剛剛一場戰鬥,餘威尤在,起到震懾作用的同時也掩蓋了生魂的氣味,暫時沒有邪祟過來,但等餘威散去,情況可就不妙了。

他走上前,半蹲下將鬼力覆蓋在手上抓向穆輒魂魄的手臂。

冰涼的觸感從手掌傳來。

戚渝想將穆輒生魂拉起來送回身體,但任憑怎麼拖拽拉扯,生魂就是不動如山。

戚渝現在又有些虛弱,一時之間竟然拿他毫無辦法。

只好鬆了手不再做無用功。

既然送不回去就只能想辦法掩蓋他的生魂氣息。

戚渝乾脆坐在他旁邊,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催動鬼力。

白霧般的鬼力從手掌散發,爬上生魂的魂體,大概是因為白霧輕柔無害,生魂動了動,漆黑的眼睛看向他,倒也沒有掙扎。

這讓戚渝輕鬆了許多。

白霧順利的覆蓋了生魂大半個身體,向生魂的臉漫去。

但堪堪觸到生魂額頭的時候,變故徒生,白色柔光透出碎發從額間亮起,強勁的吸力迸發,瞬間將白霧吸的乾乾淨淨。

剎那間,像是尖刀翻攪,又如同煙花炸開,四濺的火星落下,帶來成片的燒灼感。

戚渝被腦中如同浪潮般翻湧的疼痛打的措手不及,渾身的力氣被痛苦一瞬間抽干。

不及反應那吸力又將目標轉向鬼力的源頭——搭在生魂肩上的手掌。

戚渝察覺,連忙鬆手。

身體晃了晃,雙手撐地勉強穩住,眼前陣陣發黑,等緩過來時,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

周圍靜得可怕,夏夜的蟲鳴在這一刻消失。

空氣陰冷,一雙雙猩紅的眼睛在黑暗中亮起,越來越多。

密密麻麻,直至成片。

它們藏在林中暗處謹慎又陰毒的窺視。

它們在觀望着,等待真正厲害的東西來探路。

戚渝抬起頭,冷冷直視它們貪婪的眼睛。

對峙良久,一些離開了,一些慢慢隱去,靜靜等待時機。

他看向生魂,對方感受不到外界威脅似的一動不動,那雙黑的純粹的眸子仍然緊盯着他。

現在自己這個狀態不能再動用鬼力,否則只怕要當場暈過去,只能另想辦法。

戚渝感受到自己身上散發的鬼力氣息,心中一動。

或許可以這樣?

想到就做,戚渝站起身來走到生魂背後。

跪坐下來,將生魂環抱在懷裡,散出自己的氣息。

生魂的氣息和戚渝的糅雜起來。

慢慢的,生魂的存在被掩蓋。

周圍的邪祟躁動起來,但懾於戚渝放出的威壓又不敢有大動作。

聞不到生魂的氣味,又不敢妄動,再三徘徊之後,藏於暗處的邪物們不甘地散去了。

戚渝放出神識探查,確定它們走的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些沒有威脅的遊魂,提着的心終於放下。

終於有時間思索剛剛鬼力莫名被吸的事。

他扭過生魂的腦袋,撩開發絲看向額頭,只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