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 - 第6章 除惡鬼

穆輒扛着一捆柴,提着兩隻野山雞回來了。

戚渝注意到他前襟鼓起,似乎裝着什麼東西。

二人一起搭起火堆,穆輒處理了山雞,架在火上炙烤,邊烤邊問:「怎麼樣,有把握嗎?」

戚渝看着不斷被翻動着的烤雞,「有,等會它回來,我不會再吸收你身上的陰氣,看看能不能引它離開那女子的身體。」

烤雞散發著濃郁的香氣,戚渝咽了咽口水,「只要它忍不住離開了身體,我就能救下那女子。」

「只是你。」他抬頭看了眼穆輒,「或許會有些危險,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值得嗎?萬一失敗了呢?」

穆輒從懷中掏出幾個果子,擠出果汁淋到烤雞上,原來他的前襟里裝着的,是用來調味的果子。

「沒什麼值不值得,我既然決定要救她,自然要全力以赴。如果失敗了,那也是她的命,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

汁水落到烤的焦黃的烤雞上發出刺啦的聲響,翻滾冒泡,白煙升起,酸甜中夾雜着肉類的焦香氣味撲面而來。

穆輒的最後一句話隨着這香氣一起撲向戚渝。

「行走世間,但求問心無愧。」

坦坦蕩蕩,擲地有聲。

戚渝怔然,目光穿過氤氳香甜的熱氣看向他。

穆輒凌厲的眉眼被熱氣熏染,似乎也隨着香甜的熱浪變得柔和了。

「咕咚……」

戚渝聽到了自己難以自禁的吞咽聲。

雖然對方無意如此。

但戚渝感覺,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被小小的引誘了一下。

哪怕是現在有着活人身體的戚渝,都被勾了一下,那些貪婪的惡鬼,怎麼會放過這樣一個靈魂。

恐怕穆輒從小到大,都是在惡鬼環伺中度過。

也難怪他滿身陰氣還能活到現在,如此心性,什麼鬼怪能讓他心神失守?

戚渝強令自己將目光移到金黃流油散發著焦香甜蜜氣息的烤雞上,想吃。

但不光是想吃這個。

源自內外的飢餓感一同湧上,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明晰自己並不是人類。

他意識到自己原本是一隻鬼,被強行封進了一個人類的身體,但他沒有變成人,鬼怪的貪婪邪惡從未改變,在他身上一點都不少。

戚渝警醒自己,不能多看了。

對面的穆輒將烤好的雞遞給他,見他不接,喊了一聲:「阿星!」

戚渝醒神抬頭,接過,道謝。

正準備吃,旁邊灌木樹枝一動,一個纖細的身影鑽了出來,正是多時未歸的小桃。

她身上的衣裙越發破損,一些地方滲出鮮紅血跡,髮絲凌亂,穿插着枯枝樹葉。

說是尋找野果野菜,現在卻兩手空空的回來,也不知去幹了些什麼。

她兩眼獃滯臉色慘白的走到穆輒身邊坐下,期間無論戚渝穆輒如何招呼,都沒有一點反應。

直到坐到了穆輒身邊,嗅到穆輒身上濃烈的陰氣,她眼睛一亮,湊到穆輒旁邊猛吸了一口,一臉饜足的說道:「好濃的陰……」

她反應過來,連忙補救,「好濃的香氣,你們在吃什麼呀,我也想吃!」

她不說話還好,一說話,一股濃濃的血腥氣就從她的口中噴出。

戚渝甚至可以看見她鮮紅的齒縫裡還未清理乾淨的殘留血肉。

她身邊的穆輒直接側過身去不看她,拿起烤雞吃了起來。

戚渝看着她:「你不是吃了回來了嗎?」

小桃臉色一變,意識到什麼,連忙閉上嘴,緊盯戚渝,目露凶光。

戚渝無視她,自顧自的吃着雞肉。

小桃自討沒趣,走到一邊躺下了。

二人吃完收拾了一下也休息了。

……

深夜,火堆劈啪作響,夜風寒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