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 - 第4章 乾坤袋

兩人商定一起上路之後,戚渝有了接下來的目標,心裏放鬆,困意來襲,便閉上眼睛睡著了。

穆輒見戚渝睡了,也不打攪,盤坐着閉目養神。

這裡畢竟不是個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還是要警醒些。

次日清晨。

戚渝被穆輒搖醒,見穆輒都已經準備妥當,也不耽誤,他本身也沒什麼行李,直接起身上路。

戚渝仍然虛弱,難以行走,穆輒還是讓他騎馬,自己牽着。

戚渝有些過意不去,「不若我騎一會下來換你來騎如何?」

穆輒拒絕了,「不用,我是習武之人,走這些路算不得什麼,更何況你的傷本來就是我刺的,騎馬是應該的,不必推讓。」

戚渝見他態度堅決,沒有勉強為難之意,也就不再說了。

轉而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穆輒:「先去青牛鎮,採買些乾糧食水,然後繞路去找國師,你我都是仇家眾多之人,還是盡量走的偏一些才是。」

戚渝一愣,「你也有很多仇家嗎?」

穆輒搖了搖頭,「確切地說,只有一個仇家,但對方勢力強大,走到哪兒都有眼線。」

說到這裡,穆輒握緊了韁繩,「怪我太弱小,至今都不能撼動仇人分毫!」

戚渝見他情緒不對,連忙轉移話題,「你說去找國師,那我們究竟要到何處去尋他。」

穆輒深吸一口氣,平靜下來,回道:「去望州山,我聽說前些日子望州山很是動蕩了一番,似乎有厲鬼凶煞在山中大戰,鬼氣瀰漫,陰風陣陣。」

「後來動靜是平息了,但山上山下聚集了大量鬼怪,出了不少人命。」

「國師聽聞此事之後親自前往鎮壓,算算日子也該到了。」

戚渝卻什麼都聽不進去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望州山這三個字上,這個名字十分熟悉,腦海中有什麼畫面若隱若現,呼之欲出,但就差一點,怎麼都出不來,讓人很是難受。

望州山……

或許,到了那裡,我能想起一些事情。

多想無益,戚渝暫時先將此事放下。

穆輒說完,忽然想起什麼,看向戚渝,「忘了問你,既然你不是王恆,那你本來叫什麼名字?」

戚渝張口就要說出自己的姓名,還未發出聲音,腦海中那道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不可向凡人透露真實姓名!

又是界主令!

界主令究竟有幾條?

總是這樣突然出現總歸會有壞事兒的時候。

這次他還沒來得及說,倒是沒有上次那麼大的反應,這次更像是一個普通的提醒。

不能說真名,這……

這時,戚渝記憶中閃過一道門,高大巍峨,以黑色打底,其上遍布繁星,正中間有個字,由金色線條勾勒,筆畫繁複,神秘莊重。

那不是人世間的任何一種文字,但戚渝偏偏認識。

那是,星。

「星,你可以叫我阿星。」

「阿星?繁星的星嗎?」

「對。」

穆輒點頭記下,不再開口,專心趕路。

過了一會。

戚渝坐着無事,忽然想起自己醒來時摸到的掛在腰間的袋子。

他伸手一摸,還在。

扯下來拿到眼前一看,是個灰撲撲的布袋,巴掌大小,上面用黑色細線綉着些肉眼難以發現的繁複暗紋,隱約感知到些許玄妙的波動。

看着是癟的,摸着也是空蕩蕩的,打開一看,更是什麼都沒有。

戚渝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似乎就是個平平無奇的布袋。

但這顯然不可能,一個人逃亡怎麼會帶着一個毫無用處的空袋子。

這袋子上的紋路可能另有玄機。

他靈機一動,閉上眼睛放出神識探去。

果然!

神識所探知到的畫面中,布袋一改灰撲撲的樣子,布料雪白,用金線綉着陣紋,封口籠罩着一層白色光膜,上面逸散着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