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穿越異世,上崗後失憶了] - 第3章 獲救

意識再次清醒時,戚渝感到身下傳來陣陣顛簸,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趴在馬背上。

天已經亮了。

前面是個牽着馬的青年,一身黑衣,背脊挺直,背着一把長劍 。

他艱難地轉動脖子查看周圍的環境。

他們現在似乎在下山的小路上,路很窄,路兩邊雜草叢生,再遠一些是枝繁葉茂的樹林。

清風拂過,簌簌作響。

戚渝收回目光,看向前面的青年,思考着對方為什麼要救他,又轉念想到不管對方打的什麼主意,以他現在虛弱的身體,又有界主令的約束,他都沒有辦法阻止。

算了,順其自然吧。

還是儘快恢復要緊,傷好了,總歸不會那麼被動。

想完,戚渝重新閉上眼睛,再次陷入沉睡。

在戚渝睡着之後,前方的青年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

倒是個心大的傢伙。

夜幕降臨,他們終於在最後的天光消失之前趕到了山腳,找到一個背風的地方升起火堆。

夜風吹過,馬背上的戚渝打了個哆嗦,醒了。

他的臉正對着火堆,火光照的他睜不開眼。

他眯着眼睛適應了一會,撐着馬背坐了起來,一天都在馬背上,現在他感覺手腳都不是自己的了。

要是就這麼下馬,只怕要摔,他只好先騎着馬活動活動手腳,等手腳沒那麼僵硬了,才試着下馬。

那救了他的青年坐在火堆旁靜靜地看着他動作,不說話也不幫忙。

饒是戚渝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下馬的時候還是踉蹌了一下,險些直接坐到地上,拽着韁繩才穩住身體,實在有些狼狽。

「呵……」

青年哼笑了一聲,見他沒有出大丑,有些失望的轉過頭去。

戚渝走到火堆旁坐下,冰涼的身體漸漸回暖。

他看向青年,問道:「敢問閣下如何稱呼?」

「穆輒。」

他的聲音清越動聽,如玉石相碰。

「這才過了多久,王真人已經忘了我了嗎?」

穆輒看着戚渝,目光如劍般鋒銳。

「我按照約定救了你,你也該告訴我劍聖墓穴所在了。」

他露出幾分危險的神色,「還是說,你想反悔?」

戚渝有些無奈,又是找原身的,這個叫王恆的原身到底是什麼人,又做了些什麼?

沒辦法,現在這具身體裏面的人是戚渝,他只能解釋。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也不知道你和他之間有什麼約定。」

「你要找的那個人,昨晚設法將我囚入這具身體,他自己已經不知逃到哪兒去了。」

穆輒一愣,隨後露出嘲弄的神情,「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戚渝只能說:「無論你信不信,這就是事實。」

「若是我知道你所說的劍聖墓穴所在,我一定會告訴你,但自我進入這具身體以來半點記憶都沒有看見,現在你就是殺了我,我也說不出你想要的。」

穆輒大怒,「好!既然你死都不願說,那我就殺了你。」

說完,起身抬手拔出背上的劍,一劍刺向戚渝的胸膛。

戚渝不閃不避,之前沒有反應過來,現在他想試試能不能以死亡脫離這具身體。

穆輒本想嚇一嚇戚渝,讓他說出實話,沒想到他動也不動,看來竟是要生生受了這一劍。

穆輒想要收劍已經來不及,只能偏離些許,正對着心臟的劍鋒偏移,斜斜的刺入戚渝的胸膛。

鮮血湧出,染紅了淡青的衣袍。

他連忙拔出劍,蹲下想要查看戚渝的傷勢,「你怎麼不躲!?」

戚渝跪坐着,手捂着傷口,渾身顫抖。

不是為了生命的流逝,而是感覺到自己本身的鬼力被瘋狂吸取用來癒合心臟上的破口。

他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