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炮灰女配拿了甜寵文劇本》[穿書後,炮灰女配拿了甜寵文劇本] - 第6章 閨蜜

飯後,夏星照例窩在樓下沙發看了會兒選秀節目。

她抬頭望了望樓上,厲景深去處理工作了。

他特意交代,上樓就給他打電話,他抱她上去。

夏星確認了一下時間,將近十點了。

最近鹹魚養成的習慣已經開始打瞌睡了。

她並不想讓厲景深抱她上去,歸根結底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沒那麼親密。

但單腳跳上去確實挺累的,聲音也大,要是驚動了厲景深。。。

夏星甩了甩腦袋,她並不想和厲景深照面。

「陳姨,麻煩您扶我上去一下好嗎?」夏星略帶歉意。

一手扶着陳姨,一手抓着精緻的鏤空雕花扶梯夏星終於到了卧房。

她長舒一口氣。

求求腳快點好吧,她一刻也不想這種狀態繼續下去了!

而本該下樓的陳姨,此刻出了卧房門卻徑直向著書房走去。

夏星正開心自己終於不用和厲景深共處一室時,房門從外打開了。

可不就是厲景深嘛,後面還跟着陳姨。

「少夫人,我特意去告知了少爺,您已經準備休息了,讓他也早點休息,免得擾了您。」

夏星。。。。

好不容易翻身農奴把歌唱!

她是不會屈服的!

「不用不用,陳姨,他還沒忙完我也不能耽誤了不是?」

「而且,我腳還傷着,睡相也不太好,我們倆容易磕着碰着。。。。」

夏星一直在絞盡腦汁的找補。

厲景深雙目沉沉的看着眼前小女人着急忙慌的模樣,終於確定了她是真的內心抗拒與他共處。

只是不知從前怎麼傳出她愛慕他的傳言。

男人心底一抹異樣掃過,澀澀的感覺。

須臾,他沉吟:「你睡主卧,我這幾天要徹夜處置澳洲那邊的事宜,有時差不方便。」

「我睡次卧。」

夏星還沒反應過來之際,男人已經邁着步子走遠了。

陳姨叮囑了幾聲也帶上了門。

夏星後知後覺意識到,厲景深好像生氣了?

感覺面色冷冽了不少?

為什麼?總不能是霸佔了他的主卧房吧。

雖然夏星穿過來發現主卧確實有男人的物件,但和她的相比簡直不值一提啊。

想不通便不想了,在這方面夏星從不是一個為難自己的人。

接下來一個星期,夏星竟然都沒見過厲景深。

她起來時男人早已去公司,他處理工作到深夜才驅車趕回來,那時夏星早已去見周公了。

聽陳姨說這兩天更是直接住在了離公司不遠的公寓那邊。

夏星怎麼會不知陳姨明裡暗裡的意思,無非是讓她這個做妻子的去看看他,最好送個飯之類的。

不過她和厲景深的關係挺塑料啊!

就算是原主與他相處的時間也沒幾天啊,倆人各過各的,頂多就是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精心休養了這麼久,夏星的腳總算是好了。

她恨不得一蹦三尺遠,只想出去嗨了。

畢竟她現在怎麼也是富婆一個。

正巧,手邊的電話響起來了。

提示是周周。

「喂」

「夏夏,我回來了!」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你這個女人已經大半個月沒聯繫我了,怎麼回事兒,沉浸在哪個狗男人懷抱里了!」

夏星默默把手機遠離了耳朵,換得片刻安寧,從對方的話語中不難判斷該是原主的好朋友。

正好她嫌無聊沒人陪,這不是打瞌睡趕上人送枕頭嘛!

也可以藉此機會了解更多信息。

茗譽咖啡館。

高雅舒暢的樂聲回蕩在室內,空氣中飄散着淡淡現磨咖啡豆的味道。

夏星才推門進來,就見左手邊位置一個**浪卷的女孩在熱情的招手。

「夏夏,夏夏這兒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