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炮灰女配拿了甜寵文劇本》[穿書後,炮灰女配拿了甜寵文劇本] - 第5章 助攻來了(2)

,正常的下班時間還是需要的。」

夏星。。。。

書中可說你是沒有感情的掙錢機器呢,說好的360天全年無休呢!!

夏星內心小人在反抗之際,男人再次開口「腳還要不要了,現在就喝酒?」

這下她更不敢吱聲了,畢竟自己理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斂眉看着鵪鶉一樣的女孩,厲景深嗓音帶着笑。

「下不為例。」

夏星撇了撇嘴。。。

萬惡的資本家!不就喝了一瓶紅酒嗎?

她承認可能大概是有點貴,但對他這樣的大佬來說不就跟毛毛雨差不多嘛。

厲景深看了看手邊的腕錶,他喉嚨滾了滾,溫潤開口:「下樓用晚餐了,陳姨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夏星聞聲起來,準備開跳。

男人眉心跳了跳,「你中午就這麼上來的?」

「不然呢,幾個傭人都是女的,總不能讓管家張伯這麼大年紀背我上來吧。」

厲景深。。。

他信步走來打橫抱起了夏星。

夏星欲哭無淚「我已經可以自己上下樓了,就是慢了點而已。」

「我餓了,不想等那麼久。」男人再次沉聲說話。

好的呢,您是大佬!哪裡等過旁人,是小的不識抬舉了!!

夏星憤憤的想。

在餐桌旁坐下,陳姨早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

夏星面前已經盛好了一碗湯。。。

果不其然又是豬蹄湯。

想到其中的卡路里,不論熬得有多好,夏星都提不起勇氣再喝一次了。

陳姨還在一邊笑眯眯看着。

夏星硬着頭皮喝了一口。

裝着漫不經心開口:「陳姨,您去休息休息吧,我們這也不用您幹什麼了,仔細身體。」

這話讓陳姨極為熨帖,誰說少夫人嬌縱不知禮數了,這般善解人意!

當真是人言可畏,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啊。

看着陳姨走了,夏星才鬆了口氣,放下湯匙。

看着滿桌的佳肴,她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吃了就睡,還喝了酒,這會兒飽飽的,根本不餓。

她偷偷看了眼對面安靜進食的男人,他的教養極好,吃起東西來優雅又透露着貴族公子的氣質。

搭配上那張俊俏的臉蛋還當真是秀色可餐!

只是她又不想辜負陳姨一番心意,況且這也代表着奶奶的意思,奶奶可是厲家的大家長,那這碗豬蹄湯。。。

夏星掙扎了許久,兩害取其輕,不能得罪了奶奶!!

她惡向膽邊生,忽然將那碗豬蹄湯推到了厲景深面前。

夏星端着自認為人畜無害的純良樣子「厲先生~辛苦啦,喝點湯補補~」

厲景深早就發現她烏溜溜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直覺告訴他這丫頭指不定憋着什麼壞主意,原來在這等着呢。

男人挑了挑眉,意料之中的拒絕了「不需要。」

夏星。。。

「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麼!」夏星眼睛亮了亮

「沒什麼,我好像不需要你的幫助。」男人放下筷子,閑適的擦了擦嘴角。

敢情在逗她玩兒呢!

以為是在遛狗嗎!

聽聽這欠揍的話,連水中霸王的鱷魚都需要小小的燕千鳥為它服務呢!

瞧不起誰啊,總有一天他要厲景深跪下唱征服。。

當然想像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夏星沒志氣的拽了拽男人的白襯衫袖口弱弱地道「要不。。我再請您吃一頓飯?」

聽着女孩彷彿從牙縫中發出的聲音,嘴巴都能掛水壺了。

厲景深含着笑意道「我的榮幸。」

他拿起白凈的瓷碗,甚至都沒有用到湯匙,三兩下喝完了。

性感的喉結上下滾了滾,夏星莫名有點口渴。。。

呸呸呸,痴迷什麼!

夏星拍了拍臉蛋,示意自己清醒一點。

已經欠人家兩頓飯了!

她是個言而有信的人,對吃的又講究,說好了請客,就不能失一點面兒。

從餐廳風格到招牌菜飯後甜點都容不得一絲馬虎!

一想到這些,她的頭都疼了,忽然覺得厲景深才回來一天,她的事情都多了許多。

還是自己一個人來得好,沒有剝削沒有壓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