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穿書八零,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 - 第5章 揭穿真面目(2)

娘,求您別把米拿走,我跟相公已經三天沒吃飯了」晏家嫌棄相公毀容不能繼續讀書,當初分家晏家什麼都不給,不顧相公受着傷昏迷,就把我們兩人趕出來。
我活活餓了三天,滴水未沾,晏家都沒人來看我啊!」
還好有我相公,不顧自己的臉上出去掙錢買米,就這小半袋米都是他不眠不休工作換來的啊,娘你怎麼狠心將它拿走,這是不給兒子兒媳留活路啊!
要是我親婆婆還在」秦卿這番唱念做打、聲淚俱下,惹得周圍心軟的村民都默默掉眼淚,是了,晏家人看晏秀才毀了臉沒有了價值,就立馬把人攆出來,吳春花一個後娘在這裝起婆婆譜了,咋平時沒見她問自己兒子要吃的。
而且,相公讀書的錢都是我婆婆留的嫁妝,他不願麻煩家裡,平時下了學就抄書補貼家用,怎麼就用得着爹娘省吃儉用了!」
你個小賤蹄子,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吳春花被秦卿說中痛處,張着手臂就要過來扭她,秦卿靈活躲過,卻故意露出胳膊給她掐住。
娘,我錯了,我不該說我婆婆的嫁妝,您饒了我吧」吳婆子,你也太過分了,這是不給兩人留活路啊」當年的事是晏家人做的不地道,他們還以為晏珩讀書是晏老頭對前妻的補償,背後都稱讚吳婆子大氣慈善,哪想到這兩人就是忘恩負義,拿着前妻的嫁妝做好人,還苛待她的孩子。
眾人紛紛指責,吳春花被說的面紅耳赤,她一向和善的面目被揭穿,這會兒恨毒了秦卿。
夠了!
別在這丟人現眼,趕緊給我回家!」
晏老頭從人群中擠出來,一巴掌打在吳春花臉上,拉起她就往外走,臨走看向晏珩的眼神複雜,隱約還有絲愧疚,晏珩眼中嘲諷一閃而過,手掌微攏,指尖划過剛才女人握過的地方,溫熱的觸感讓他心中的戾氣漸漸平息。
哎,這晏老頭原來這麼偏心,晏小子也別傷心,你們以後好好過日子」看着一窮二白的茅草屋,晏珩又毀容被趕出來,還好娶得這個傻媳婦是個機靈的,也算因禍得福了。
秦卿謝過村民,將麻袋拿起來放進後院,一轉身,就看到晏珩暗黑的眸子,平靜深邃,緊緊盯着她,彷彿要看透她的內心。
你是誰?」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