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八零,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穿書八零,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 - 第5章 揭穿真面目

第五章揭穿真面目快給老娘放手」麻袋一頭被秦卿拽在手裡,吳春花使盡全力憋得臉通紅都沒拽出來,看着秦卿的眼神彷彿要吃人。
突然大嫂王秀麗用胳膊肘杵了杵她,吳春花眼角瞥到門口圍過來的村民,揉了把眼睛,鬆開麻袋就跌倒在地。
我老婆子寒心啊!
省吃儉用供他讀書,就養出個白眼狼來!
家裡都揭不開鍋了,你們倆倒好,白米飯吃着都不知道孝敬爹娘老天爺啊,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吳春花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要多心酸有多心酸,但句句都控訴兩人不孝,將兩人架在火堆上烤,用心可謂狠毒。
晏小子這書讀狗肚子里去了,不孝順爹娘還讀什麼聖賢書!」
就是,還說什麼狀元之才,我呸!
做出來的事連我們這些大字不識的人都替他害臊。」
可不是,怪不得毀容了,看來都是報應」大燕朝最重孝道,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來了,不孝順爹娘也要被唾沫星子伺候。
吳春花看她稍微引導兩句,村民們的情緒就這麼激動,心中暗自得意。
老二受傷他爹愁的吃不下飯,我就想着給他煮點粥喝,然而就是這半袋子米,老二夫妻都不捨得給他爹我對不起你啊」吳春花又嚎起來,兩隻手狠拍着大腿,生生擠出兩滴眼淚,卻引得周圍人紛紛指責晏珩不孝。
秦卿第一次遇到極品找茬,如果自己不是當事人,她一定拿包瓜子搬個小板凳在一旁看戲。
便宜婆婆這手段實在是高,兩句話就把她們夫妻名聲敗壞完。
秦卿瞥了眼身後的晏珩,男人雙眼通紅,恨意快要迸出來,指甲緊緊掐進肉里,留下一排鮮紅的印子。
秦卿看不過去,將男人的手掰開,輕輕握住,想要給他一點安慰。
前世的今天,晏珩被千夫所指、身敗名裂,天之驕子因此走上歧途,一路黑化。
秦卿看書時就為他可惜,如果當時有人站出來,給他解釋,結局是否會有不同……她手心緊了緊,扭頭看了一眼僵硬的男人。
一個虎撲,將惡婆婆緊緊壓在身下後,秦卿猛掐了一把胳膊,眼淚說來就來。
趴在吳春花身前,頭髮撥在一旁,露出額頭的傷口,正好讓周圍人看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