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 第5章 言懟懟

言韻收到「舞蹈聯賽」參賽申請通過的信息時,比賽的**和直播收益也到了賬。

她以前不曾為錢發過愁,如今窮苦了一段時間,猛然「脫貧」還有點不大適應。

**的一部分被她郵寄給了趙曉芳,這是這具身體的贍養費用,除此之外,她自認為對這家人便沒有任何義務了。

所以看到趙曉芳三人找上門來時,她還是有點意外。

三人擠在狹小的沙發中,言聞國坐在那裡僵着臉一言不發,言馨挨着趙曉芳給她擦眼淚。改造成練習室的客廳此時好似成了三堂會審她的地方。

「我們要是不過來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認我這個媽了。」

言韻面色冷淡的模樣讓趙曉芳心中一陣委屈,她想不明白女兒怎麼突然就叛逆了起來:「你看看你住的這是什麼地方。」

「我在這住的很高興,至少是給自己當保姆。」言韻環視了一下屋子,她本來還是很滿意的,老式建築讓她創作也容易有靈感。但是現在,她不得不考慮**和安保問題了。

趙曉芳被她這話噎得一時間說不出來話來,她旁邊的言馨聞言猛地攥住了媽媽的手:「姐姐你還沒原諒我嗎?」

「……?」言韻以一種極其奇怪的眼神望了過去,想不明白被懟了這麼多次,她怎麼還能頂着這副裝了水的腦子在自己面前找罵:「我當然原諒你啦,不然我老早就把你的光榮事迹打印成傳單掛在老家的小區門口了。」

「你這情況嚴不嚴重,要不要替你掛個號?」

看母女兩人都被懟得沉默了,言聞國終於發了聲:「都是一家人,什麼叫當保姆。」

「也是,人家當保姆還一月幾千,我不一樣,我倒貼。」言韻煞有其事的點點頭表示贊同。

她打量着這個頭一回露面的爸爸,在原主的回憶里,他幾乎很少和女兒辯論,但是每次話說出來就是一錘定音。作為一個高中的老師,言聞國是決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忤逆他的。

和趙曉芳不同, 如果說趙曉芳是偏心,他就是一視同仁的不關心,是縱容和漠視。在他眼裡,尊嚴和臉面排在最前面,有着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地位。

在內,只要「家和」,即便是自己的女兒在隱忍退讓無私奉獻地來維持着這個「願打願挨」的平衡,他也不在乎。

因此在那個有言韻當牛馬的夢裡,他是言馨眼中雖然不愛表露言辭,卻慈祥有安全感的偉大父親。

而現在,這個甘做孺子牛的大女兒先是被傳出為了男人自殺,後是將妹妹趕回了學校,他自認為在鄰里丟了面子,就再也維持不了穩重的姿態。

於是,他刻意冷待大女兒,以這種冷暴力來讓女兒面對自己的錯誤,一如從小到大。

言韻將他的心理活動揣測的清清楚楚。只可惜,這副身體換了個芯子,她真是好奇,沒了她這個不懂事的大女兒當「補丁」,這個家庭以後還會像書里寫的一樣美滿嗎。

言聞國聽到她說倒貼時,明顯神色有些不自然,他用着略帶失望的眼神望向言韻:「爸爸一直以為你是我最驕傲的女兒,你妹妹年紀小不懂事,你也跟她計較嗎?」

「再者說,你妹妹平日都在學校,晚上還能陪你作個伴,能影響你什麼,怎麼能說是保姆?」

言韻聽這話,立馬來了精神:「確實,她只不過是在學校弄丟了師姐的奢侈品項鏈,打碎了同學澳洲郵來的水杯,弄**導師急需上交的保密資料……」細數下來言馨在學校這一年多還真是「戰績斐然」。

「我也只不過是為了她推了舞團的邀約,給她賠錢道歉擦屁股,照顧她那虛弱異於常人的胃,買衣服做家務還要心理輔導……而已?」

這樣看來,言馨也難怪受寵,畢竟得了爸媽真傳,道德綁架被這一家子運用得淋漓盡致。

言馨在她一字一句的笑言中,終於崩了心態,她壓抑着哭聲,眼淚自眼角滑落滴在趙曉芳緊握着她的手背上。

趕在趙曉芳發火之前,言韻又補充道:「即使是這樣還不夠,還要被拿來當做遮羞布呢。」

她就是要時時刻刻提醒這家人,曾經的言韻遭受的一切委屈和痛苦。

言聞國的臉皮抖動着,他知道言馨誣陷言韻的事情,在他眼裡只覺得大女兒遷怒他們過於大題小作。親朋鄰居既然已經誤認為大女兒是為了男人自殺,難不成還要再搭進去個小女兒,到時候外人怎麼看他。大女兒受得委屈家裡知道就成,後面再彌補一下就是了。

再說了,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言韻真的沒和外面的男人拉拉扯扯,又怎麼會傳出這種流言。

至於補貼,他也知道小女兒的花銷都是由大女兒來的,但是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能花什麼錢,再者她們又是姐妹,何必這麼斤斤計較。

因此,他自認為不曾虧待過大女兒。這次找到這,也是抱着訓斥教育一下她的心思來的。

誰想到小女兒竟然在學校闖了這麼多禍,而且看趙曉芳的神情明顯也是知道的。弄了半天,只有他這個一家之主被蒙在鼓裡。

怪不得……怪不得他在a大當講師的老同學在言馨上了大學以後總是時不時的暗諷他教出來的孩子不堪大用,他原本還以為是老同學嫉妒自己兩個孩子都出息了呢。

他現在也無心再理言韻的不敬,耷拉着眼皮俯視着趴在趙曉芳懷中的言馨,只覺得有團火在燒。

言聞國按耐住情緒,長嘆一口氣對言韻說:「爸爸不知道你受了那麼多委屈,是爸爸不好。你好好休息,我們改天再來。」隨後,他用不善的目光掃了一眼妻子和小女兒:「回家!」

還有改天?言韻瞧着三人邁着僵硬的步伐離開她的小窩後,立馬掏出了手機聯繫梁笑笑。

之前公司這邊有提過給她換個更好的房子租,但是她囊中羞澀就婉拒了。這三個人來之前她本意是拿剩下的大部分錢去炒股。現在看來,她估計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