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 第3章 但是要加錢(2)

人的懷抱,但是下一秒她突然想起來自己還帶個心肝兒,訕訕的坐起身子,一臉正色的給他們互相介紹。

左側男人是梁笑笑的老公,風越娛樂的老闆唐佑,似乎已經習慣了自家妻子的跳脫,唐佑沖她點點頭致意。

而另一側的男人叫徐清淮,頂級奢侈品公司DBF的執行總裁。

言韻的視線移了過去正好和男人的眼神相撞。

男人身着簡單的白襯衫,鼻樑高挺,眉眼深邃,看上半張臉只覺得如仙人一般漠然脫俗,而他唇角卻維持着一個略翹的弧度,中和了身上的清冷矜貴之感。此時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她,半晌都沒移開。

「言小姐,我們是不是見過。」

他話音落下,旁邊還在親昵的梁笑笑二人都愣了片刻。

梁笑笑:「……」梅開二度啊這是。

唐佑摸了摸鼻尖,心道這搭訕理由十年前就過時了,他這好兄弟往日里跟狐狸一樣的人怎麼今天失神了,莫不是一眼就搭了吧。

好在下一秒,徐清淮眯起眸子自己笑了起來:「抱歉失禮了,我剛剛突然想起了許久不見的姐姐。」

言韻不疑有他,頷首:「沒關係。」

她見徐清淮也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難道之前不經意間撞到過?

不應該啊,這種臉,她見過一次是不會再忘記的。

這頓飯吃的四人心思各異,吃到一半,言韻借口自己接電話從包廂溜了出去。她到包廂時就察覺到梁笑笑他們應該是有事要談,於是打算在外面多呆一會,她自覺的給了三人空間,卻不知三個人現在心思都放在了她身上。

梁笑笑本來是有心想請教一下徐清淮一些對付公司里那群老油條的法子,順便帶言韻來抱個大腿,畢竟老公的資源不用白不用。但是此時覺得都不大重要了。

畢竟一個清心寡欲27年的好朋友有了疑似開花的跡象,她現在就像總裁文里的老管家一樣,恨不得抓住言韻的手含淚傾訴:「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到少爺這麼對一個女孩上心。」

唐佑當時繼承家業的時候,公司正頹敗着,董事們恨不得趕緊拋手這個爛攤子,因此也沒遇到過梁笑笑現在的情況。知道妻子的心思後他特意湊了個局想邀功來着,哪知道現在是這個情況。

他如今就像瓜田裡的猹,只希望徐清淮好心餵給他一兩口瓜。

包廂內二人絞盡腦汁想要從徐清淮口中套出些風月故事來,包廂外的氣氛也同樣熱鬧。

言韻從廁所出來就撞見了拉扯的二人。

「姐姐,你怎麼在這。」言馨紅潤的臉頰瞬間被蒼白覆蓋,她尷尬的拉開和丁馳鈞的距離。

丁馳鈞在旁邊冷下了臉,想到早上的一幕,他的視線帶着幾分威脅瞥向言韻。她最好不要在馨兒面前胡言亂語,否則自己不介意用些非常規手段讓她安靜。

這二人盯着她,彷彿自己是那拆散有情人的惡毒女配,言韻腦中不自覺的跳出了這個想法。她目光從二人還在交握的手上划過,原身要是早知道會這樣,不知道還後不後悔管這檔子閑事。

反正她現在是懶得理會,言韻就當作沒聽見,轉頭要離開。

哪知道言馨突然攥住她的胳膊:「姐姐,爸媽都很擔心你。」

言韻毫不留情的掙開,輕笑道:「或許吧。你看到了,我的手機還沒壞。」說起來她今早去公司前才換的手機號,不會正巧趕上他們每次都姍姍來遲的電話吧。

「你恨我就算了,可是爸媽沒錯,你不該這麼久都不聯繫他們。」言馨此時也忘記了剛剛的不自在,梗着脖子盯着言韻。她想不通平常溫柔乖順的姐姐現在怎麼這樣一副冷硬的模樣。爸媽昨天和她煲電話粥還提過一嘴姐姐,這麼久都沒和她們聯繫,也不知道去向。

「你這樣爸爸媽媽多傷心。」

「你這樣,他們知道?」言韻覺得這個人彷彿聽不懂話,一心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漠視只會讓她愈發蹬鼻子上臉:「比起我,我想他們應該對你的事更上心。」

她沒有明確指出來,但是言下之意已經足夠清楚,顯然趙曉芳的巴掌並沒有讓她的小女兒清醒。

言馨眼神閃躲,欲言又止:「姐姐你不要這樣,我和他清清白白。而且……」

丁馳鈞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他一把攬過言馨,目光深深的盯着她:「清清白白?馨兒你不要試圖激怒我。」

「你鬆開我!」

看着腳邊被他踹翻的走廊擺設,言韻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笑。

別人的睡前故事可能是白雪公主奧特曼,丁馳鈞可能是看霸總文學長大的。

「走廊有監控。」眼見這兩人堵着出去的路,還試圖在她面前繼續掰扯,她言韻雙手環胸提醒道。

她出來已經有一會了,差不多該回去了。

言馨像是一瞬間回到了現實,猛地推開沒有防備的丁馳鈞:「夠了,我不是你的那群紅顏知己,不是你可以隨便操控的。」

丁馳鈞像是被她的那番話震到了一樣,痛苦的看着她:「在你眼裡我就是這種人嗎。」

她仰着頭,一臉倔強的睜着杏眸狠狠地瞪了一眼丁馳鈞,似乎是不願再理會他。

隨後眼神複雜得看着在旁邊事不關己看起戲來的言韻:「爸爸媽媽給我們的愛是一樣的,姐姐,希望你不要被一時的衝動蒙蔽了雙眼。」

「嗯嗯,你說的對。我就怕自己是被蒙蔽了雙眼誤會了你,錄了一會視頻,等下給爸媽發過去,讓他們評判可以嗎?正好也和她們聯繫一下。」看出來了,這人腦子確實是和常人不太一樣。言韻笑盈盈的又問道:「現在能讓路了嗎?」

她出來很久了,也該回去了。

「姐姐,你一定要這樣嗎!」

看剛剛還一臉小白花的女孩立馬變了臉色,言韻挑眉,原來是間歇性不通人言。

「都說了讓個路,小妹妹你能不能聽得懂人話啊。」看言韻懟的舒服了,梁笑笑才從拐角走了出來

徐清淮那兒真是半句話都套不出來,她索性出來找言韻,沒想到碰見了熟人。

「這不是丁總嘛,怎麼沒見晶晶跟你一塊啊。」梁笑笑意味深長的看着扯在一起的兩人。

錢晶跟自己也算交好,因此丁馳鈞最近追她學妹這事她也有所耳聞,就是沒想到這小學妹和言韻還扯上了點關係。

丁馳鈞咬緊牙關,只覺得今天諸事不順,上午才在菜豆被這人損了一遍,晚上又碰見:「我的事勸你少管。」

梁家他還不看在眼裡,平日顧忌着唐佑等人的關係每次被陰陽怪氣都不曾計較。現在身邊還有個情緒不穩定的言馨,她還不知道自己未婚妻就是她的直系學姐錢晶。

他思慮片刻,趕在梁笑笑還要張口嘲諷之前一把拉着雲里霧裡的言馨將她帶了出去。

來日方長,沒了梁希儀坐鎮的梁家,遲早也是他的囊中之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