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 第3章 但是要加錢

不過兩天時間《山鬼》已經徹底出圈,打開平台到處都是討論這個叫「韻」的舞者,言韻幾次登陸都卡在了評論界面。

好不容易翻開了評論,眼見着這滿屏的【姐姐正面上我】【姐姐的抬jio一下子就撞到了我的這個心……心巴】,她不自在的揉了揉耳尖。在她那個世界自媒體還沒發展的這麼迅速,這也是她第一次直觀的面對大眾的評價。

古典舞的相對小眾,她這種頂級舞者在圈內或許無人不知,但是在圈外卻並沒有什麼知名度。後來,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中,她拿的獎越來越多,能夠評價她的人越來越少,與此同時批評聲也銷聲匿跡。可她很清楚,這不是因為她的舞蹈毫無瑕疵,只是權勢和地位已經讓一群人自覺的遮住了眼睛,捂住了口鼻。

而這種不受任何現實限制的地方,或許能夠能讓她找到進步的渠道。

於是她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將正常給她提意見的評論都儘可能的回復了一遍,沒想到此舉給她又拉了一波好感。

到了和鄒瑩約定的那天,她的粉絲已經破了一百萬。

言韻被菜豆的前台帶到電梯口時,正趕上一個丁馳鈞從旁邊的主管電梯下來,一身職業裝的俏麗女人給他擺了擺領帶,嘴裏安慰道:「丁總,別為不值當的人置氣。」她親昵的動作像做過千百遍。

言韻收回視線,踏步走進了電梯。

原身當初得知妹妹被糾纏,放心不下就去偷偷查丁馳鈞,將自己能查到的東西悉數告知了妹妹,尤其強調了丁馳鈞的未婚妻和一些花邊新聞,就怕妹妹掉進這個坑裡。她只當妹妹聽進去了,因為自那以後言馨就不再和她說這花花大少的事情。誰知道偶然一次出門就撞見了男人拉着言馨糾纏不放,她怒火中燒,劈頭蓋臉把男人一頓罵,自以為把被強迫的妹妹拯救於水火之中。只可惜,都這都是她的一廂情願。

丁馳鈞眼神瞥過言韻的背影,有一瞬間的疑惑,但是隨即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神色有些不自在的從女人手裡將領帶扯了回來,冷聲道:「做好你分內的事。」

聞悅見他寒着臉,只當是合作沒談成撒氣給自己。她乖順的收回了手,踩着高跟鞋匆忙的跟上他的步伐。

電梯合上以後,前台像是打開了話枷子,她年紀不大,說起話來也沒那麼多顧忌:「這是隔壁天京娛樂的總裁,丁氏集團的二少爺,估計又是來跟我們梁總談業務的,長得是好看,就是來咱們公司幾次都拉着個臉。上次有個姐姐過去跟他搭話,隔天就被主管叫去警告,說是這少爺人家覺得她太聒噪……我們現在都不敢和他說話,生怕招惹了他成了下個倒霉蛋。」

「這種總裁怎麼走出小說這麼不討喜。」末了,她小聲又嘟囔了一句:「要說單身總裁還是徐總人間值得。」

言韻不置可否,隨口問道:「他旁邊那個人是他女朋友嗎?」

「嘖……」前台的表情一言難盡:「他公司的秘書。」再多的話她也不說了,眼神已經傳遞了所有意思。

可能也察覺到了自己說了太多,她開始轉移話題。

等到了鄒瑩辦公室,言韻已經被科普了一堆菜豆管理史。

菜豆的總裁梁希儀前一陣子才過五十九歲生日,是個雷厲風行的女人,在別的總裁還覺得自己正值壯年握權不放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培養自己的接班人了。據說她屬意的的下一任管理者是她的侄女,如今正在運營部當總經理。

正巧這個總經理如今正坐在鄒瑩的辦公室。

梁笑笑驚艷的目光繞着言韻打量了一番,滿意的點點頭。她空降運營部,雖然權力大,但是公司不是一言堂。來了這麼久,每一項決定都被刻意限制,如今她急於做出一番成績,就要培養自己的新勢力,這也是她親自下場帶新人的原因。

「你的長相很有優勢。」她的眼神就沒從這張臉上移開過,這種氣質,就算在她老公遍地一線的娛樂公司也難找出第二個。

「說起來我瞧着你還挺眼熟的。」梁笑笑盯着她又打量了一下,「沒準咱們在哪見過。」

言韻挑了一下眉,「聽說梁總也是A大畢業的,也許回校的時候見過吧。」

「要是這樣,我當時怎麼沒把握住你……」梁笑笑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不過現在也不算太晚。」

「就是不知道你還願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剛剛送她來的前台很明顯也是梁笑笑的人,她並沒有隱瞞如今菜豆的陣營狀況。

「梁總的坦率是我還繼續在這兒的理由。」言韻直言:「要我做梁總手裡的這把槍,那也得指明方向才是。」

梁笑笑無奈聳肩,言韻直擊要點的性格讓人真的難以招架。

「我姑姑有個親生女兒叫梁寶兒,你應該不覺得陌生。」

言韻確實聽過這個人的名字。梁寶兒,第一位將古典舞帶到了西方大劇院的傳奇人物。

但是她十年前跳樓自殺了。

「我這個堂姐跟我姑姑當年很像,為了個男人背井離鄉。」梁希儀四十年前被騙嫁了個鳳凰男,結果孩子剛生下來,鳳凰男就另攀高枝了,這在圈裡不是什麼秘密。

梁笑笑神色冷淡了下來:「那個男人和她爸爸簡直是如出一轍。可惜,她沒有我姑姑的勇氣。」

「我姑姑年紀大了,老是說夢見了我堂姐……這一輩子,她只認這一個親人。」

「……但是菜豆絕對不能落在別人手裡。」菜豆是梁家的命脈所在,如果脫離了梁家的掌握,這對梁家絕對是個致命的打擊。

她看言韻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神色冷凝,有種莫名被看穿的感覺。

梁笑笑有些自嘲的笑了起來,她以前也怨恨這個姑姑不和家裡人親近,但是現在自己不也在算計着她。

話到這裡已經很明了了,梁笑笑需要她做的是梁希儀曾經心目中的女兒。

「你放心,我還不至於卑劣到這個地步。」

「按照我姑姑的脾氣到時候真的注意到你了,也不會讓你去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她也許只是希望能有人完成堂姐年輕時的夢想——有一天古典舞能夠真正的走出國門。」

半晌,就在梁笑笑都忍不住懷疑自己要失敗的時候,言韻輕輕揚眉,「 我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

她沒有那麼多無處宣洩的正義感。

「但是要加錢。」

完成讓她輾轉反側好一陣子的心頭大事,梁笑笑也放鬆了下來。摸着癟下去的肚子,興緻勃勃地要拉着言韻去體驗一下公司的食堂。

只是不等她到食堂的那一層,就被突然而來的消息被迫改變了主意。一邊是親親老公和小偶像的局,另一邊是她未來的「心肝寶貝」,梁笑笑取捨了一下最終想了個最好的辦法。

我是成年人我都要。

於是言韻不明所以的被她帶到了新的吃飯地點。「湘閣」的包廂內已經有兩個男人在等候,梁笑笑直奔左側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