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穿成霸總文里的炮灰姐姐] - 第2章 賣身契(2)

身的雞皮疙瘩,對身邊的閨蜜吐槽:「他倆是在這演什麼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偶像劇嗎?」

閨蜜忍住乾嘔的**,白了她一眼:「你好,霸總的炮灰未婚妻錢晶女士。」

「現在這種霸總早就不流行了。」錢晶鼓了鼓嘴巴,不滿的吐槽道:「還有,請叫我錢晶博士,等攻克了導師的項目,我馬上就能申請直博了。 」

錢晶眸光從前面的兩人身上移開,遙遙的眺望着學校的湖心樓。

這個項目意義重大,得知自己能參與到這種會推動光子技術進步的研究中來時,她恨不得繞着學校跑兩圈。

總有一天,她錢晶的名字也會被展示在湖心樓的名人牆上。

和這個相比,一個兩條腿的男人而已。

只要過錯方不是她錢家,再怎麼折騰也不重要。

想到這,她收斂笑意,舉起手機拍了兩張還在依偎的兩人:「留着,沒準以後用得到。」

————————————————————

而另一邊的言韻此時也在A大附近,她掛斷盧冰的電話不過五分鐘,接到了自稱是菜豆娛樂工作人員的簽約意向諮詢。

對方解釋了半天,她才想起來,前幾天查資的時候看見推送顯示的一個短視頻平台的舞蹈比賽,**豐厚。礙於自己囊中羞澀,她就投了一支舞上去,但是過後她就忘記了這件事。

菜豆是**如今三大直播平台的新起之秀,勢頭很猛。主辦方為了引流,常常會舉辦一些比賽。

舞蹈比賽雖然是最熱門的一欄,但是它支下的古典舞相對而言瀏覽數據並不那麼好看,也因此這類模塊的比賽出頭的幾戶都是固定的那幾個大博主,很少能有新人從比賽中脫穎而出。

但是隨着比賽接近尾聲,一支叫《山鬼》的舞蹈視頻突然漲爆了數據。

《山鬼》是言韻穿越之前就編好的舞,只是還未來得及面世。

楊柳河畔,欲墜的夕陽透過繁密的枝葉,將零零散散的金光灑在粼粼的水面上,映着女子的倩影愈發清貴。她身着纁裳,赤腳踩在青石板上,女蘿與青絲纏繞順着縷縷春風隨着抬手摺腰之際盪出婉轉的弧度。

當最後一點落日餘暉消散,神女手中的石蘭花跌落,側首垂眸間那猙獰的祭祀面具也被襯的有三分凄色。幾息之後,狂風驟起,大雨瓢潑,將平靜的湖面砸出不盡的波濤,女子在風雨之間搖搖欲墜。隔着煙雨望去,似給這幅美人圖脫了墨一般,別有一股朦朧哀婉之情。

其實跳這支舞時她花了一周的時間跳了不知多少次,總是不太滿意。直到最後一遍正趕上這風雨變幻,她才覺着穩妥了。

也不負她的用心,這支舞剛發佈就以光速衝上了榜單前面。當美麗達到一定的高度就會統一審美,無論是否是古典舞愛好者,此時都無法對她的每一次勾腳提襟生出抵抗之心。

鄒沁來回觀看了十多遍,最後還是沒忍住偷偷切了小號評論【誰也別攔我小鑽風,姐姐的心窩窩今天我是鑽定了!】,然後心滿意足的看它隱沒在幾十萬條評論中去。

她是菜豆的這次活動的策劃主管之一,按理說簽約的事情用不上她來談,但是實在是耐不住想要近距離觀賞仙女的心思,好說歹說舍了幾個情面才讓隔壁運營部同事鬆口讓自己先來探探口風。

正午的太陽有點晃眼,鄒沁的目光裝作不經意得掃過對面女子微亮的髮絲,有幾根掃在她肩頸處添了幾分人間的顏色,她垂眸翻閱合同時,那玻璃似的眼珠子就隱在霧濃濃的睫毛中,看不清神色。

鄒沁來之前只是驚嘆於言韻的舞蹈,哪想到直面而來的美貌讓她現在腦子都不太周轉了。她面上帶着公式化的笑容,但是放在桌下的一隻手卻忍不住掐住自己的大腿,果然專業的事還是要專業的人做,她緊張的有點呼吸不上來了。

這張臉,要是今晚她在夢裡跟女媧誠信求個簽,不知道下輩子能不能給她也捏個同款。

見言韻翻到分成時放緩了手部動作,鄒沁清了一下嗓子補充道:「我們公司的A類合約,分成絕對是業內讓步最多的。」

言韻的自身條件優勢遠遠大於同期的博主,壓寶壓到她身上也不是沒有道理。

半晌,言韻抬眸噙着笑看向她:「確實是個很難讓人拒絕的分成……」

「只是,為什麼會是我?」

「或者說,以這個合約的權限來看,不該是您來和我談。」

聽到這話,鄒沁心裏猛得一跳,「言小姐比我預想的更通透。」

這個合約的分成是很高,但是限制更多,主播是完全沒有自由度的。

回報或許很高,但是風險更大。

「這份賣身契,我何德何能。」

「或許您身後的人會想和我談一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