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幫了讓他這個假太監做駙馬》[穿幫了讓他這個假太監做駙馬] - 第2章 又翻臉?

「?

?」
劉闖。
什麼意思?

會不會這個世界脫衣服的意思和我理解的不一樣?
「你沒聽見本宮的話嗎?
我讓你脫衣服!」
劉闖驚慌的看着公主,見她一臉正色,索性心一橫。
脫也是死,不脫也是死,反正都是死,老子死也要佔佔便宜!
一念至此,劉闖瞬間脫下衣服。
站在公主的面前,劉闖心頭止不住的忐忑。
她該不會是寂寞久了,想找人排解一下內心的苦悶,順便談談人生哲學詩詞歌賦吧?
卻見公主面色一寒,冷哼一聲道。
「狗奴才,敢羞辱本公主,你該當何罪?」
劉闖驚愕的看着公主。
這小賤人,陷害我!
「你怕了?」
公主見劉闖表情猙獰,頓時露出一陣笑容,手指輕輕在劉闖胸前打着轉說道。
「這就怕了?」
「我要是告訴你,我父王將我許配給了平昌王,下個月就要成親,你豈不是要暴斃當場?」
劉闖愣了一下,疑惑的問道。
「平昌王?
是誰?」
「四大藩王之一,手握東南三省,八十萬兵馬。」
「如果讓父王和平昌王知道,你和本宮有染,你知道你會怎麼樣嗎?」
劉闖看着公主滿臉壞笑的樣子,頓時驚愕的合不攏嘴。
你特么想讓我死不是太簡單了?
玩那麼多花花腸子,又是脫衣服又是搓澡的,飛毛腿炸蚊子?
特乃乃的小賤人,敢給老子設套!
死就死了!
不過就算是死,也得弄點陪葬的!
想到這裡,劉闖牙關緊咬,上前一把使出龍爪手,沉聲說道。
「反正是死,能跟你這麼漂亮的公主在一起,我死也值得了!」
公主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她扭了扭身子,不斷推搡着劉闖說道。
「狗奴才……你聽我說,」 「如果你聽我的,我就不會讓別人知道你和我的事情。」
「而且順利的話,我不嫁人,你也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包括……」 「正做的!」
現在正在做的?
劉闖看了看自己的手,再一抬頭,就看到公主媚眼如絲的看着自己。
劉闖咬了咬牙,沉聲說道。
「我要怎麼做?」
公主點了點頭,正要說話,就聽屋外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清寧公主,皇后娘娘要你去坤元宮一趟。」
公主聞言頓時臉色一寒,沉聲說道。
「陳嬤嬤,告訴母后,本宮身體不適,明早去和她請安!」
卻聽陳嬤嬤接著說道。
「老身只是傳達皇后娘娘的旨意,去不去,是清寧公主的事,老身告辭!」
聽到門外腳步聲走遠,公主頓時怒斥道。
「狗奴才!
賤奴才!」
「如果不是皇后的貼身侍女,本宮定要扒了你的皮!」
劉闖正在慌忙穿衣服,聽到公主這麼大的火氣,頓時疑惑的說道。
「見你娘而已,有什麼好氣的?」
公主瞪了他一眼說道。
「她不是我娘!」
「我娘是仁懷慈孝慧淑賢明大德至聖文皇后!」
劉闖聞言頓時明白了過來。
這麼長的封號,明顯是個謚號,說明清寧公主的親媽早就暴斃了。
而現在這個皇后,是另立的。
難怪這麼驕橫無理,原來沒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