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漢他不經撩》[糙漢他不經撩] - 富婆來修車,醉翁之意不在酒

阮歡歡硬着頭皮攆走了陳默,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神經病」

她懷疑老媽的眼光出了問題,回來之前老媽不止一次當她的面誇獎陳默。

說小夥子踏實能幹,雖沒有高學歷,但挺有素質,為人善良。

得了吧,反正她是一個也沒看出來。

陳默在門外碰了一鼻子灰,耳朵貼近,依稀聽見阮歡歡氣到跺腳的動作,他賤兮兮的笑了笑,大搖大擺的回了房。

「蕪湖~~終於有錢了!」

阮歡歡急不可耐點開陳默發的紅包,abc 塊不多不少,原先的一萬塊她退了回去。

手裡總算是有點錢了,「等我交了畫稿拿了稿費,大概會有五千塊。」

想到自己能有一筆巨款到賬,阮歡歡嘴巴咧到後腦勺,「嘿嘿,自己住還沒人管,拿着錢去揮霍好啦!」

天高皇帝遠,老爸老媽想管也管不着了。

「吃飽喝足沒煩惱,睡個回籠覺去。」

阮歡歡就地躺在沙發,懷裡抱住抱枕,不一會兒人就睡得香甜香甜。

陳默簡單沖個澡趕回店裡,店裡單靠他們兩個不行,最近又很忙。

三十七八度的高溫天氣,如果不是為了賺錢,誰願意出門頂着大太陽幹活。

「默哥來的好快哦~~」

**宇起鬨道:「你不行啊,我以為起碼今天見不到你人影呢。」

陳默換了深藍色工作服,「去你大爺的,老子看着很禽獸?」

「禽不禽獸不知道,就怕你憋壞了。」

**宇小眼睛賊眉鼠眼的盯着陳默的某處,「再不用就該壞了吧?」

「找打!」

兄弟之間偶爾開個葷段子很正常,陳默笑罵一句,不解氣又踹了幾腳。

連體的工作服把陳默一八五的身高展現的一覽無餘,中間的腰掐的剛好,明明是個平平無奇的修車服,他穿起來卻像在T台走秀。

**宇每每見默哥穿,都少不了吐槽,「我嚴重懷疑你是故意的,為了彰顯自己的帥,全然不顧兄弟的死活!」

「哦?那岩子穿着不也挺帥的嗎?」

不遠處,趙岩悶聲不響找來千斤頂抬高車,彎腰時後背的肌肉擴張,衣服撐起了輪廓線條。

「我呢!?你帥他也帥,唯獨我穿上是個二百五!」

「……」

陳默彷彿良心發現了,略帶歉意表示,「下次,下次給你訂個小兩號的衣服。」

沒辦法,**宇不如他們高大威猛,他是文質彬彬的類型。

即使每天窩在修車房,有時頂着高溫在太陽底下修,但他的臉依舊不黑,和陳默,趙岩站在一起,那簡直是一個白天,一個黑夜。

換上他自己的白襯衫牛仔褲,再戴着黑框眼鏡,誰能想到他會是修車的呢?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他是不上當了,「與其相信你,倒不如接受現實,繼續穿着我這掉檔的褲子。」

玩笑過後,三人認真投入工作中,機械聲震耳欲聾,客人的聲音都被遮掩了。

「陳默!」

「人家來修車了啦!」

「……」

趙岩率先聽到動靜,「又來修車?」

「眼瞎?去把陳默叫來,我只要他給我修。」

秦可欣趾高氣揚的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