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無人寰千金,歸來仍是真大佬》[慘無人寰千金,歸來仍是真大佬] - 第6章 蘇醒(2)

第二天一早,歐良辰早早地醒了來,想着辦完了事情趕緊着去陪冷悠然,怕冷悠然起床後看不到他會着急,不到六點就醒了來。

歐良辰詢問了醫生冷悠然的病情後又回到了病房,看了一眼冷悠然還沒有醒來便又出了醫院。

冷悠然迷迷糊糊的醒來,用手摸了摸床邊,嘴裏叫着良辰的名字,忽然覺得良辰不在身邊頓時間緊張了。

冷悠然扶着床邊起身,用力揭開被子正準備下床又看見歐良辰提着早餐出現在了門口。

歐良辰立馬放下了手上的東西,又扶着冷悠然躺着,深情的看着冷悠然的眼睛說:「有我在,沒事。」

冷悠然微笑着臉龐,對歐良辰的愛意全都表現在了臉龐上。

歐良辰喂着冷悠然吃了東西,放下了手上的盒子,看着冷悠然傻笑着,不說話。

「對了,然然,我們回家吧。」歐良辰用雙手擦掉了冷悠然嘴邊的殘渣,溫柔的語氣讓冷悠然整個人都酥了。

「家,家是什麼,我還有家嗎。」冷悠然有點傷心,因為她記不起所有的人,記憶里的夢只有他。

「你有家,又很多人寵着你,乖啦。」歐良辰摸了摸冷悠然的頭便收拾了桌子準備安排出院。

來到歐良辰在美國的公寓里,冷悠然對這裡的一切都感覺到了陌生,但有了歐良辰又覺得多了安全感。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冷悠然對歐良辰的依賴感和安全感逐漸增多。

「這就是我們的家嗎?」冷悠然看着相框里的照片卻不知那裏面的女子是誰,有些小小的疑惑。

冷悠然默默地走近鏡子旁,忽然看着鏡子里的絕色佳人。見那鏡子里的女子雪白肌膚絲緞般的華麗。眸子里是一望無際的蒼藍,屬於最明媚的天空的顏色,閃着灼人的明亮。臉頰線條柔順。漆黑的頭髮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來,令人百般想像指尖輕撫那些髮絲的觸感。

她驚嘆着鏡子里的女子,又撫摸着自己的臉頰不敢相信這是自己一般的問道:「這,是我嗎?」

冷悠然滿臉的疑惑,獃獃的看着歐良辰。歐良辰莞爾一笑,走近冷悠然的身邊,摟住冷悠然輕聲的說:「這不是你是誰啊,親愛的未婚妻。」歐良辰想着之前的婚禮被冷霜清那個女人毀掉了卻又迫不及待的想再給冷悠然一個婚禮,最完美的婚禮。悠然聽了這話傻傻的笑着,不說話。

歐良辰看了兩眼冷悠然有開口說道:「我們再結一次婚吧!悠然。」

冷悠然用手觸碰着歐良辰的臉頰說,我們結過婚嗎,離婚了嗎?冷悠然有點慌了,她想她是被拋棄過的嗎,她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絲傷感。

歐良辰連忙說道:「悠然,別多想,那個婚禮不夠好,我還想給你一個最好的婚禮,」

冷悠然聽到這句話欣慰了許多,竟然主動踮起腳尖輕吻着歐良辰。歐良辰有些不敢相信,以前的冷悠然話語很少,別說主動吻他了,就連秀動牽個手都很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