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無人寰千金,歸來仍是真大佬》[慘無人寰千金,歸來仍是真大佬] - 第1章 失憶(1)

離婚禮開始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了,穿着一身潔白婚紗的冷悠然卻坐在了冷霜清的車上。

車上瀰漫著一股淡淡香味卻沒人知道那是冷霜清特意為冷悠然準備的迷香。

隨着時間推移,迷香的作用上了頭。只見冷悠然昏昏沉沉不出多久便倒在了椅子上。

冷霜清微微揚起頭從後視鏡里看着冷悠然冷笑了一聲心裏想道:「冷悠然,這一次我要和你同歸於盡。」

冷霜清的心裏雖然這樣想着但到底是不甘心,冷霜清顫了顫身子,眼角邊一滴淚水划過臉頰:「冷悠然,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成這樣。你搶走了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父親,我的愛人,明明該穿上婚紗和良辰哥哥走進婚禮殿堂的是我冷霜清,而不是你冷悠然。呵,憑什麼你就要和我愛的人結婚幸福一輩子我就要在監獄裏呆一輩子,我不服。」

想到這裡冷霜清眼淚又嘩嘩的流了下來。此時的冷霜清背負着沉重的債務和一條條人命,**已經掌握了冷霜清挪用公款的證據隨時會讓她坐在**局的審問室內,她無路可走了。

冷霜清微微抬頭只看着前方一輛紅色卡車行駛而來,便覺着機會來了,冷霜清撇了撇嘴角心裏嘆道:「雖然我知道如果後面那位出了事歐良辰是不會放過你這個替罪羊的,但是沒辦法誰讓你命里倒霉。」

眼見着紅色卡車將要擦車而過冷霜清便迅速將方向盤打了過去。

伴隨着「轟」的一聲巨響,濃濃的血腥氣息從車窗里散發出來雪白的婚紗多了一份血紅,空氣中滿是血腥的氣息。

富麗堂皇的酒店房間,擺滿了化妝用品的梳妝台前站着一位男子。見這男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艷而不妖。

見那男子嘴角微微上揚一絲媚笑嘆道:「悠然,很高興這一次以老公的身份和你在一起一輩子。」

正說著只見一串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歐良辰彎着身子拿起手機接了電話還未開口便只聽電話那邊說道:「你好,請問你是冷霜清的家屬嗎,冷霜清女士所坐的車在南環路與一輛紅色卡車發生碰撞需要你馬上來一下醫院。」

話音剛落歐良辰便回絕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冷霜清的家屬,你打錯了抱歉。」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歐良辰猶豫了半秒才反應過來這可是冷悠然的手機號啊。

歐良辰發覺不妙便一股勁沖了出去。

歐良辰按了幾次電梯按鈕耐不住性子便從樓梯道沖了下去。

正要出了酒店門口卻見一男子攔住了他笑嘻嘻的問道:「呦,這不是新郎官嘛,這婚禮都快要開始了你這是要去哪。」

見那男子還未說完歐良辰便一把推開了他冷冷的說道:「這新郎官還是留着你當吧。」話音剛落人卻已經不在原地。

那男子癟了癟嘴抱怨道:「哼,我要是有對象還愁沒新郎官當嗎?」

說完便轉了過身子朝着婚禮現場去了,還未走多遠那男子發覺不對突然想到「這新郎官都沒了這婚禮不是?」想到這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