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房巡長:我這兒的人,你帶不走》[捕房巡長:我這兒的人,你帶不走] - 第9章 九品劍仙,楚飛鴻

「我來六扇門當值是我父親的要求,他想讓我在這裡好好表現,將來有朝一日能夠拜師諸葛先生。

至於你說的任樂詠,我不知道是誰。」

長孫吉吉一副正經道。

可謂是心思純正,不染污泥!

「任樂詠這狗東西,真他娘的不是玩意!

竟然用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

還好老崔你認出來吉吉的身份,要不然這個梁子咱可就結大了!」

聞言,鐵游夏頓時怒罵開口。

但凡他今天不知道長孫吉吉的真實身份,就絕對會讓他享受一頓皮肉之苦。

到時候長孫吉吉一回家告狀,他可就直接涼涼。

大商第一武王長孫晟!

可是連他世叔諸葛正我都要給幾分薄面的人!

對此,鐵臨長『哦』一聲,擺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原來是這樣,那我可得好好給吉吉巡長你講一講任樂詠這個心思骯髒,思想齷蹉的大商蛀蟲,仙門走狗了

任樂詠本是六扇門的副門主,可他卻投靠了那些仙門道宗,專門對付咱們大商的百姓。

九旬老太為何果死街頭?

數百頭母驢為何半夜慘叫?

年輕小少年為何屢遭黑手?

客棧兜襠布為何頻頻失竊?

還有一系列連環母豬強J案……

等等等等,這些事情吉吉巡長你知道都是何人所為嗎?

老尼姑的門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

數百隻小母狗意外身亡,這背後又隱藏着什麼?

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

他奶奶的!

鐵臨這傢伙的心是真黑啊!

任樂詠的名聲這回是真完了!

聽着鐵臨的不斷描述,鐵游夏和崔略商二人互相對視一眼。

幸好鐵臨這小子跟他們是一夥的。

要不然就憑他這張嘴。

黑的能說成白的!

白的能說成彩的!

清正廉明也能說成惡貫滿盈!

「還有我,你鐵臨哥哥我!

我為咱們大商百姓出氣,斬殺仙門欺辱我們的仙門弟子!

可任樂詠這傢伙非但不給我陞官,還要將我革職查辦!

吉吉巡長,你說他辦的這是人事嗎?」

最終,鐵臨怒聲開口,將任樂詠的惡行牽引到自己身上。

也說出唯一一件任樂詠真實做過的事情。

「哼!這個任樂詠真是個壞蛋!

鐵臨哥哥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傷害你!

從今天開始,鐵臨哥哥你就繼續在咱們七彎街巡捕房住着,誰要是找你的事,我就把我家裡的叔叔伯伯叫來給你撐腰!

而且鐵臨哥哥你還是咱們七彎街的捕房巡長,我只在你身邊當一個副的就行!」

長孫吉吉滿臉義正嚴詞道,一副要為鐵臨伸張正義的模樣。

鐵臨眼中隱隱有淚光閃動,十分感激道:「真…真的嗎?」

長孫吉吉保證道:「那還有假!我長孫吉吉說話向來一言九鼎!」

「哈哈哈!好!」

「吉吉老弟,既然你叫我一聲哥哥,那哥哥就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

「走,哥哥帶你喝酒去!」

鐵臨浪笑開口,直接跟長孫吉吉勾肩搭背上。

長孫吉吉答應一聲,滿臉自豪的跟在鐵臨身後向前走去。

見此一幕,崔略商和鐵游夏二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