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升雲/步步升雲》[步步升雲/步步升雲] - 第6章(2)

,說道:「都開始吃藥了,還要出去鬼混,這就是你們說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嗎?」

惠連升不好回答這話,要是試探着問道:「你要的東西我給你拿到了,接下來怎麼辦?」

「你放心,他一定會把你留下來的,我保證,倒是徐秀英那個小蹄子,該怎麼整死她?」裴海棠咬着牙說道。

「我先說好,殺人的事我可不幹。」惠連升立刻說道。

裴海棠微笑着,伸手拉過來惠連升的手,撫摸着說道:「殺人?讓你去?她配嗎?我想想怎麼整她再說,你先回去吧,說實話,雖然心裏早就準備,看到這些證據,我還是有些不舒服,我想回去歇會,晚上等他回來我會和他攤牌,你的事也就沒問題了,放心,這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惠連升也只能是先回去等消息。

薑茶晚上下班回到家裡,看到裴海棠坐在沙發上死死盯着電視,連飯也沒做,於是問道:「還沒做飯嗎?」

「沒呢,你還用吃飯嗎?吃藥就行了唄?」裴海棠冷冷地問道。

「啥吃藥,快點給我弄點吃的,我餓死了……」

裴海棠依舊是沒動,一直等到薑茶不耐煩地走過來坐在她對面問道:「你咋回事,沒聽見我說話?」

「我聽見了,那你昨晚去哪了?」裴海棠將電視關上,直盯盯地看着薑茶問道。

「我昨晚應酬,就睡在單位了,這不我正在考察期嘛,我請同事們吃個飯,免得他們給我下絆子……」薑茶辯解道。

「是嗎?那晚上去徐秀英家裡,給她身體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給你下絆子,對嗎?」裴海棠沒哭沒鬧,因為她自己也和惠連升暗地裡勾勾搭搭,所以對丈夫的事並不是那麼氣憤,只是她必須要掌握主動權,掌握氣勢才行。

薑茶的冷汗一下子冒出來了,他還想否認,可是剛剛裴海棠說的那句,吃啥飯,吃藥就行了的話,他更是覺得自己的脊背嗖嗖冒涼氣。

「你,你說的這是啥話,我不明白……」

「老薑,你年紀也不小了,我不是反對你玩,有本事可以玩,但是你這老是用藥頂着,這也不是個辦法,喝了酒再吃藥,徐秀英這是想要你的命吧,萬一血壓上來腦溢血,我可告訴你,你死了還好,癱在床上我可不伺候你。」裴海棠說完,將手裡的遙控器啪的一聲拍在了茶几上,把薑茶嚇得一哆嗦。

薑茶不明白的是,昨晚的事只有自己和徐秀英在場,還有誰知道,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

「你這都是聽誰說的?」薑茶試探着的問道。

「惠連升打電話告訴我的,我和你說,別說你升遷的事了,你要是不把這小子滿足了,你工作都不一定能保得住,還想開除他,你開一個試試,從現在開始,你得把他當祖宗供起來,不然,你這幾十年都白乾了,還鬥不過一個小孩,要不是我拚命幫你說好話,估計你這好事滿大街都知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