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總裁的夫人打起架來拽爆了》[病嬌總裁的夫人打起架來拽爆了] - 第5章 做夢的意思

葉期暮瞥了她一眼,眸子里瞬息萬變,很好自己送上門來找虐。

前世我當你是好朋友,你卻這樣對我,今生便不會再犯蠢,有些仇總是要報的。

既敢欺我,便得承受代價。

這一次好好跟你玩一玩,慢慢來,才有意思,那種擔驚受怕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最是折磨。

以前你在我身上做過的事情一定要讓你一一體驗一遍。

「呵,你要不要睡一覺,夢裡什麼都有呢?」

葉期暮諷刺地看着她。

「你什麼意思?」宋韻然不解地問。

司一夢小聲地說了一句:

「做夢的意思唄。」

「跟她客氣幹什麼!」一句話說得咬牙切齒。

聶靈華看着在山上即使黑暗卻依然耀眼奪目的葉期暮,嫉妒極了。

嫉妒使人醜陋這句話,聶靈華不知道嗎?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手段,讓她逃過一回,韻然這回一定不能讓她逃走。」

她將這些話盡收耳中,冷冷一笑,面容清冷,似天上的月光。

葉期暮覺得她得做點什麼了。

嫣紅的唇瓣,揚起若有若無的弧度,看向宋韻然,一開口,便是嘲諷:

「怎麼?長得丑還要出來顯擺?」

宋韻然面色一愣,隨即便紅了臉,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害羞的。

諷刺,絕對是諷刺。

伸出手,指着她怒斥道:

「葉期暮,你說誰?」

葉期暮抬眸望去,神情散漫又慵懶,然後不緊不慢地說了句:

「誰回答便是說誰嘍!」

宋韻然不知道葉期暮發生了什麼,怎麼自從上次巷子里一別。

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竟然敢嘲諷自己。

她以為葉期暮還是以前那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那幾個廢物啥也不是,不知被誰報了警,進去了,廢物!!!

毀了她那張臉,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出門。

她好像已經看到了葉期暮跪地求饒的樣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等到她把葉期暮的臉毀了,她就是最好看的了。

葉期暮這個醜八怪只能躲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不敢出來見人。

葉期暮就是個醜八怪,對!

她從包里拿出工具,微弱的燈光下一閃,竟是一把刀。

身邊的人看到宋韻然拿出一把刀,愣了。

她們只是看不慣葉期暮,並不想犯罪啊喂!

葉期暮看到那把熟悉的刀,漆黑的眸子不見半點波瀾。

蠢貨——

宋韻然看到身後的幾人不進反退,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擺擺手:

「你們若是不上的話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們。」

隨手指了指:

「你倆去給我壓住那個小賤人,我看她今天往哪跑。」

聶靈華看着躲不過去了,便往葉期暮那裡走。

司一夢心中不悅,卻在想着怎麼避免。

葉期暮就這樣看着她們,眸色暗淡,滿是冰冷。

聶靈華伸出手即將觸碰到她,少女單腿伸出,踹向聶靈華。

她感覺到胸口中的暖流往腿上蔓延,怎麼感覺這麼舒服,暖流帶動腿部,速度非常快。

少女還沒有用上全身的力氣,聶靈華就聽見腿咔嚓——一聲。

謝謝,斷了。

輕敵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