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貓後:我成了少女們的魂穿對象》[變貓後:我成了少女們的魂穿對象] - 第八章背後的黑手是誰

白荷聽到宋明之的話,氣的胸口一直劇烈起伏。

「宋明之!你別太過分!」

「別以為這樣就能把我娘倆趕出宋家!」

「沒有股東的同意!這總經理的位置你坐不上!」

白荷嘴巴說不過宋明之,索性就選擇不跟他扯皮。

本來她今天就不是來跟他吵架的,她聽老黃說宋明之最近在弄親子鑒定。

親子鑒定?難不成是城兒跟宋成濟的?

可是宋明之都沒有接近過城兒,怎麼可能得到他的毛髮?

宋明之坐在一旁,看着突然安靜下來的女人,嘴角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

開始了嗎?

他好期待啊,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能不能坐上總經理的位置,還輪不上你來說話!」

「不過,一個不在公司的人,消息竟然能這麼靈通。」

「白荷,你手可真長啊……」

宋明之溫柔的撫摸着葉今歌的頭頂,看向白荷的眼神滿是玩味。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個道理你不懂?」

白荷難得的智商在線了一會兒,也不跟宋明之大吵大鬧,直徑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優雅的整理好紅色的裙擺,端正着自己的姿態。

「哼,難得難得,竟然能從你的嘴裏吐出這句名話來。」

「我還以為你只會俺了個娘嘞……」

宋明之像沒骨頭一樣癱在沙發上,一下沒一下的捏着葉今歌的耳朵。

惹得葉今歌一直擺耳朵,癢死了……

「你!」

白荷被宋明之的話氣的滿臉通紅,五年前的事情,他竟然還敢提!

五年前白荷還是一個從小山村出來的土妞,被宋成濟接回宋家的時候,第一次看到華麗的吊燈。

就不自覺的說出了那句話,結果惹了整個宋家的笑話。

再低頭時就看到了他懷裡的葉今歌,看到它身上的花色,忍不住嘲諷道他。

「這貓長得真丑,你對它再好,它也只是畜生,上不了檯面。」

「不過……你就喜歡這種阿貓阿狗,就跟你親人一樣,寶貝的不得了。」

白荷以為自己能夠嘲諷到他,看到宋明之不動了的手,嘴角都快咧到太陽穴了……

「是嗎?那沒事,它的後台可是整個宋家呢。」

「我看誰敢瞧不起它?」

「不像你,就只有你那兒子。」

「而且還是來路不明的雜種,可真是太讓人開心了。」

宋明之是出了名的毒舌,說的話讓白荷上揚的嘴角僵在了原地。

「你說什麼?」

「你再胡說,當心我撕爛你的嘴!」

白荷對宋城的身份很是敏感,被宋明之這麼一刺激,整個都失控了。

站起身不顧形象的就要衝向宋明之,結果人還沒碰到宋明之……

整個人就被聽到動靜的阿威從門外衝進來,攔住了她。

阿威看到了宋明之眼神中的厭惡,直接扯住白荷的手臂就往外拖。

白荷被阿威連拖帶拽的給扔出大門外,身上精心打扮的衣服也變得凌亂不堪。

「宋明之你這個野種!」

「你狼子野心!為了你自己,你抹黑你弟弟!」

「你喪心病狂!」

白荷氣的在大門口就是破口大罵,不過宋明之可不介意。

這無非就是無能的狂吼罷了,他到底要看看,黑暗中推動白荷這個蠢女人的手到底是誰……

精心布局那麼多年,甘心躲在女人的背後推波助瀾……

「老闆……你看?」

「不用管她,讓她罵,以後她來就把門給我鎖死,不要讓她靠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