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師尊虐後,孽徒黑化變瘋批了》[被師尊虐後,孽徒黑化變瘋批了] - 第5章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2)

陷在柔軟的被窩中,身體力行來表示反抗。

看着沈流月幼稚的動作,顧孟平無奈的搖搖頭,這動作還跟小時候一樣,他嘴角含笑,忍不住打趣:

「算了,小五自幼便是如此,再窩下去,兔子都能窩出一窩來了。」

玉容暇也不在堅持,將紗布把紗布往沈流月手中一放,狠狠道:

「自己來,痛死你!」

沈流月轉過頭,眸中一層水霧,面容清冷卻全無氣勢,確實像一隻沒有爪子的紅眼兔子。

見沈流月手捏着紗布,一言不發的看着他們,玉容暇佯裝腿麻,起身道:

「這屋子裡也是悶的慌,師兄同我一起去院中品品茶如何。」

不得不說,這個四師兄有時候還是很懂事的。

沈流月拖着病體,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包紮完,額上直冒冷汗。

忙完後,她細細回想剛才問罪台腦中浮現的記憶,那團迷霧散開,她看到了令她驚訝的真相。

她看到原主放水寒淵血的畫面,在那個昏暗的密室,壓抑的,她能感受到原主的沉痛和不舍,日復一日的麻木和崩潰。

這一切,而都是因為魔族。

原主和水寒淵家族都被魔道滅門,原主幸運的為逍遙子所救,修仙一帆風順,斬殺無數做惡魔修,也鎮壓數名天魔。

在弟子選拔時,她看到跟自己同病相憐的水寒淵,歷經艱辛站在她的面前。

於是,她收下了他,傾盡所能教導他,希望他跟不要被仇恨左右,也能像自己一樣找到心中的道。

水寒淵天份極好,一年築基,遠勝當年的她,她很開心。

但築基之後,水寒淵的修為停滯,甚至不升反降,他明明每天用心修鍊,但慢慢的,靈氣入體便會慢慢消失,且這種情況日漸嚴重。

她很擔心,進入水寒淵的識海,發現一道逐漸壯大的黑魔氣。

是她的失職,水寒淵只見過一次魔族,那就是在他上山之前,全家被害當天。

而作為他的師尊,她卻沒有發現,一味助他修鍊增長魔氣,乃至這團魔氣已沉入他的血脈。

她失魂落魄的退出識海將自己困在書房,沒日沒夜的翻看秘術,終於被她找到了破解之法,但這方法,殘酷異常。

魔氣難除,只能引渡,這個方法幾乎沒人會嘗試!

就跟原主後面所為一致。

她要先廢除水寒淵的修為,阻斷魔氣吞食靈氣來壯大自身。然後每隔半月,用自己的血繪製引魔符,讓魔氣慢慢混稀她跟水寒淵的血,等到時機成熟,她將把魔氣引渡到自己體內。

誰會去使用這樣瘋狂的法子,她知道沒人會同意她的做法,她不確定水寒淵願不願意廢除修為,修為對一個修士來說,勝於生命。

也不確定他能不能承受每月一次的放血之苦,即便都接受了,他會同意自己引渡魔氣嗎?

師兄們也不會同意,如果讓師兄們發現,勢必會阻止她,仙門不會留魔人,等水寒淵入魔,他或驅逐,或被囚禁,如果他控制不住內心的惡,那將被斬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