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師尊虐後,孽徒黑化變瘋批了》[被師尊虐後,孽徒黑化變瘋批了] - 第5章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玉容暇趕到,手搭在顧孟平的肩膀,對葉無塵說道:

「此時容後再說,先給你師尊治傷,趕緊前面帶路。」

葉無塵應聲開路,將三人帶到沈流月的房中,走到床邊,拂開床幃,系在兩端。

顧孟平將沈流月背部朝上,輕放床上。玉容暇是玄天門最好的醫修,有他在,不用太擔心沈流月背上的傷勢,只是這神魂的傷,有些棘手,今後要小心溫養才是。

「去打盆水,剪刀、毛巾、紗布、再拿件乾淨的衣服過來。」玉容暇當即吩咐道。

葉無塵憂心忡忡的看了眼床上之人,恭敬的退下,不多時就拿來玉容暇所需物品。

玉容暇手持剪刀,小心的將背部勾連的衣料剪開,再用清水仔細清洗傷口,去除爛肉。

原主將布置的無比柔軟,毛茸茸的,沈流月頭埋在枕頭裡,抽氣聲和悶哼聲一陣一陣,本來已經暈過去了,現在又被疼醒了,她現在覺得,暈也是一種幸福,好想再暈一會。

「醒了?剛才不是很有骨氣嗎?被打成這樣也不吭聲,現在知道痛了,晚了,等會我挑個最疼的葯,讓你長長記性。」

玉容暇嘴上抱怨,手上的動作卻說不出輕柔,生怕弄疼這虐成弱柳扶風狀的人。

沈流月哼哼唧唧,不敢回嘴。

「弟子還在這呢,給小五留點面子。」顧孟華展開摺扇,半倚在床角,臉上肅意消失,又是翩翩卓公子模樣,俊逸洒脫。

葉無塵打完下手,覺得留在房中甚為不妥,於是決定退下。

「師伯有事喚弟子,弟子就在院中。」葉無塵輕聲出門,弓着身子關上房門,站在院中,無比恭敬虔誠。

「你這個弟子倒是非常懂事。」

顧孟平有一下沒一下的搖着摺扇,漫不經心的說道。

「說說吧,那個小徒弟是怎麼回事?」

沈流月又倒吸一口涼氣,長兄如父果然不假,顧孟華隨口問的一句話,比夜凌華的質問更讓她心慌,一種無形的壓迫感縈繞在心頭,讓她喘不過氣來。

「我,我……」

玉容暇揚起一把厚厚的藥粉灑在沈流月的背上,痛的她齜牙咧嘴,她信了,玉容暇真不只是嘴毒,而且還手狠。

「別問了,問罪台都問不出來,現在還指望她能說出什麼來。」

玉容暇邊說邊拿起紗布,想了一下,說道:

「能坐起來嗎?師兄給你包紮下傷口。」

一會又道:

「算了,傷成這樣,大師兄,還是你把她抱起來比較好,跟剛才一樣避開傷口,把她袍子脫了。」

沈流月內心慌得一批,連忙拒絕。

「我自己來就可以。」

開玩笑,雖然化形術將她變得跟男子一般無二,但在外人面前寬衣解帶,她還要點臉,這不能行。

「你別亂動,等會傷口裂了,長這麼大了,臉皮還這麼薄,都是男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沈流月心裏吐槽道:不,你們是,我不是,等你們以後發現我不是,誰更尷尬。。

她四肢巴住床墊,半個身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