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給窮小子後,我被寵上了天》[被迫嫁給窮小子後,我被寵上了天] - 第9章

鐵皮屋簡陋,周南川一個大男人住着習慣了,可佟言住不了。

他買了空調一天二十四小時開着,洗澡間門一關挨着鐵皮那處的牆不怎麼擋風,她每次洗澡出來冷得發抖。

沒幾天人就病了,孕婦沒辦法吃藥,醫生讓多喝熱水,喝了一天沒見好,中途送來的飯菜她也沒吃幾口,整個人病懨懨的有氣無力。

園裡里幫工的飯菜讓專門的廚子在外面搭灶弄的,這種大鍋飯談不上好吃,她自然吃不慣,縣裡條件一般,買不到什麼好東西合她的口味。

周南川心煩,這一天光顧着罵人了,誰都不敢惹他。

半下午他去了搭的小灶邊,揉了面給她做芥菜餃子,親自弄菜剁肉,和餡,端到佟言面前,她果然吃了幾口。

「合不合口味?」

「嗯。」

「喜歡就多吃點。」

感冒了也不嘔吐了,就是身上沒勁,周南川轉頭拿了熱水壺,將一個茶包放進她保溫杯里。

「你在做什麼?」

「裏面是中藥,治感冒的,劉姐說她兒媳婦懷孕感冒吃這個好了,給你試試。」

佟言吃了十個,不多,周南川把保溫杯遞給她,看她喝了大半,給她蓋上被子,「你缺什麼,我等會要去縣裡。」

頹廢了兩個來月,除了肚子里揣了一個,什麼都沒改變。

周南川脾氣差,但自打那事兒過了後對她態度好了些,與其鬧下去給自己惹不痛快,倒不如認命把日子過下去。

周南川站在床邊,等她的回答,心裏忐忑,就跟等着被判刑似的。

她原是閉上眼睛的,這會兒動了動睫毛,「周南川……」

從鐵皮屋出來的時候,男人有些不在狀態,下板梯險些踩滑了。

她躺在床上看他那一眼的時,他呼吸一緊,就是那樣的眼神,給了男人莫大的征服欲。

她喊他時脫口而出,軟綿綿的,自然不做作,一字一句是他的名字。

他沒覺得自己名字取得多好,可由她念出來竟然那麼好聽。

她說――周南川,我想畫畫。

下午周南川沒在園子里,幾個女人一邊幹活一邊說閑話,聊開了。

「南川命苦,前一個沒成,現在攤上這麼個要求多又不好生養,那架勢,我都替他擔心了……」

「那可不?都敢動刀子,她才嫁過來多久,時間一長更不得了。」

梁蓮花嘟嘟着嘴,「你們別這麼說,嫂子雖然對川哥不好,但她肚子里有孩子。」

「蓮花,要我說你性格好,你跟南川就配。」

「哎呀,你們說什麼,川哥那麼好的人,我哪裡配得上她?」

周海洋從邊上路過,聽了這話沒吱聲,點了根煙去搬東西,還好那事兒兜住了,否則夠她們說幾個月了。

佟言睡到晚上,床邊擺着素描本和2b簽筆,她摸着封面的硬紙嘆氣。

喝了中藥包感冒明顯好些,佟言穿上了厚厚的衣服坐在床上,肚子有點餓,微信上好幾個朋友發了問候的消息,她無視,扔在一邊。

比起這些電子設備,她更喜歡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可這紙張糙了,鉛筆也是用卷筆刀卷的,無從下手。

次日太陽很好,佟言睡醒後聽到外面熱鬧,穿上衣服出門。

好幾天關在屋裡沒見日頭,這一出來所有人都往她那邊看。

「南川媳婦來了。」

「嘖嘖……病好了?」

周晨和周海洋背上扛着新樹苗,路過的時候回頭一看,兩人交換了眼神,佟言尷尬。

「喂……」

周晨歲數小,看上去不超過十八,停下了腳步,「嫂子,你有事兒?」

正兒八經問句,不帶半點感情。

周海洋扛着樹苗走了,聽都懶得聽。

「周南川呢?」

「那邊。」指了指一個方向。

太陽照在身上暖暖的,佟言抬頭看天,藍白色的天,色彩搭配協調,自然又壯觀,樹枝遮住了部分視線,視線在往下移是茂盛的樹兜,穿上了防寒的「衣服。」

祖國西北,廣袤無垠,黃土沙地,勞動人民,呼嘯的北風肆意橫流。

佟言長得白凈,脖勁修長,黑色毛衣侃侃到頸部,襯得她皮膚又白又細,她長得就跟本地人不大一樣,個子不高,整體纖弱修長。

佟言走了一圈沒找到人,林子又大又遠,每走一步腳底便沾了濕潤的黃土,越走越厚。

不遠處幾個女人湊在一起給蘋果裝箱,太陽底眯着眼有說有笑,「我能做點什麼嗎?」

在不做點事,她就發霉了。

梁蓮花撈着一幾個大籃子,「呀嫂子,你起來啦?」

「出來晒晒太陽。」

梁蓮花趕緊給她搬了個凳子,「嫂子,你坐吧,大着肚子的人,別光站着。」

「我幫你們做點事吧。」

「那怎麼行呀,你可是老闆娘,你坐在這看就是我們的福氣了,你哪能動手幫我們做事?」梁蓮花笑吟吟的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