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給窮小子後,我被寵上了天》[被迫嫁給窮小子後,我被寵上了天] - 第7章

車裡,男人一腳踹了前面的副駕駛。

除了周晨以外,司機和快要睡着的周海洋都是莫名其妙。

「停車!」

沒人去注意路那邊有什麼情況,大家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忙着賺錢,忙着生活。

「怎麼了?」

「川哥,不是要去東邊談?」

周晨朝兩人使眼神,跟着跳下車,「川哥……」

周南川眼裡充血,渾身緊繃,連帶着每一根神經皆處於緊急戒備狀態,那兩人嘴巴碰了一下,額頭貼在一起難捨難分,似乎當周邊的人都是死的。

「你們開車先走,你也滾回去。」

眾人沒來得及反應,目光停頓久了,自然而然看到抱在一起的男女,頓時血液都涼了。

秦風摟着佟言的腰肢,她整個人幾乎貼在他身上,輕輕摩挲他的後背。

周南川從她身後將人摟過來,佟言措不及防,感覺到被人拽着。

側頭看到周南川,還沒等他看清,秦風臉上挨了一拳。

「不要!」

兩個男人廝打成一團,誰也不是好惹的主,周南川下手狠,一拳一拳往他臉上砸,秦風悶哼一聲,狠狠往他腹部踹了一腳。

周晨和周海洋趕過來拉架沒拉住,兩人下手一個比一個狠,像是要把人往死里打。

「別打了……」

她只想出來告別,跟秦風說清楚,沒想到這事兒會被周南川撞上,她下意識過去拉周南川,秦風的拳頭正好砸在他腦門上。

周南川咬了咬牙,喉嚨里發出一聲笑,抬手將她甩開。

「阿言……」

秦風想過去扶,周南川一腳踹在他膝蓋上,拳頭落在他臉上,一片淤青。

安和縣就這麼大,周南川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被戴綠帽子,還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被戴的如此的坦蕩。

佟言怕他還會動手,從他身前將他抱住。

「周南川……」

他恨不得捏死她,大口喘氣,努力抑制內心的翻滾,佟言看向身後,「秦風,走……」

好不容易找到人,秦風哪裡肯走,他拼了命也想把這畜生打死,「周――南――川!」

他咬牙切齒,一腳正要上去,周海洋和周晨聯手將他按住。

「周南川,你特么畜生不如!」

「川哥,這人瘋了,草!」

「罵誰呢?嘴巴這麼不幹凈,誰是畜生?」

「你特么才是畜生!」

佟言哭得最厲害,周南川懷裡濕濕的,熱熱的,他看着秦風失去控制,朝着周晨和周海洋拳打腳踢,似要拼個你死我活。

「你哭什麼,哭喪呢?」

佟言抬頭,依舊沒鬆手,「我們沒做什麼,讓他走行嗎?」

「你剛才怎麼不攔着他?」

「什麼?」

她根本沒想到這裡來,聞言立刻便鬆了手,周南川速度比她快,秦風正要起身,他一腳踹在他小腿上。

三個人打一個,佟言能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她幾乎站不穩。

「秦風!」她不顧幾人的拳頭緊緊的抱着秦風,周晨有一腳正好落在她身上,佟言穩住抱着秦風,沒喊疼,光顧着哭了。

「秦風……」她貼着他的額頭,「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阿言,跟我回家。」

周南川將人提起來,佟言說什麼也不肯走,他一腳將秦風踹開,女人朝他尖叫,「別動他……」

佟言朝他大吼的樣子周南川不是沒見過,只是頭一回這麼難受,他拎她就跟拎小雞仔一樣簡單。

「孬種。」

「他不是,他不是……秦風!周南川,你鬆手啊!」

「有種就把老子的命交代在這。」要麼她今天弄死他,否則必須跟他走。

那樣威脅的話,他說得風輕雲淡。

「你倆送他去醫院。」

「那川哥,今天……」

周南川抓着佟言上車,秦風渾身使不上一點力,視線漸漸模糊,直到光線徹底消失。

阿言。

佟言親眼看見秦風被周晨和周海洋帶走,她依依不捨一直看,周南川將車窗鎖上,她兩手貼在玻璃上,車子離開原本所在的位置,開得很快,不過剎那,她就看不到人了。

轉彎急剎的幅度很大,顛得她胃裡不適,他像是在發泄什麼,佟言沒忍住,「窗戶打開。」

他眼皮都沒抬一下,停在縣城邊上一個空曠的大路旁,輪胎颳得地面一道印子,佟言被狠狠甩了一下,不帶片刻猶豫,她踉蹌的跳下車,早上吃的一點東西全嘔出來了。

男人心裏火大,扔了包紙巾。佟言擦嘴的聞到紙巾上的煙味,又是一陣反胃。

蹲在路邊吐了好幾分鐘,她沒有半點上車的打算,周南川點了一根煙,抽了兩口夾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