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9章 把本王伺候高興了,就放你走

蕭珩把她放了下來,神色又恢復了疏離。好像剛剛抱她的人不是他本人一樣。

顧錦梔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抬着頭好奇地打量着這定北王府。

反倒是何伯在他們身後驚詫了一瞬,總覺得主公跟這小娘子的互動似乎有些過於親密了。而且他居然對她言聽計從,平時可沒見他這麼好說話。

還沒等他搞明白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顧錦梔已經被蕭珩帶着往內院走去了。

何伯在後頭幫着後頭幾位將軍接過披風,心裏的疑惑實在是壓不住。忍不住低聲問夏煒,

「那小娘子是什麼來頭啊?怎麼跟主公親親熱熱的?還喊他表叔?」

何伯在定北王府里伺候了大半輩子,可從來沒聽過主公還有個遺落在外頭的表侄女。

可夏煒這個直女並沒有抓住重點,聞言只是疑惑地反問道,

「親熱嗎?剛剛主公不是在門口還罵她了嗎?」

何伯被她這麼一問,也有些彷徨和猶疑,

「…罵她…了嗎?」他怎麼沒聽到?

夏煒篤定地點了點頭,「主公不是說摔死她得了么?」

何伯:「…」

他忍不住輕咳了兩聲,用過來人看破一切的口吻,耐着性子解釋道,

「此罵非彼罵,你不懂什麼叫打情罵俏嗎?」

夏煒一臉困惑地搖了搖頭。

她好一個驍勇善戰的單身大齡女將軍,為什麼會懂得打情罵俏?學會這玩意能在沙場上保命嗎?

何伯就知道跟她解釋了也白解釋,於是揮手作罷,趕緊跟着進去伺候了。

————————–

定北王府佔地面積很大,蕭珩帶着穿過迴廊,往後院走。顧錦梔一路邊好奇地打量四周,一邊幾乎要小跑着才能追上他。

她這一路跟着進來,幾乎沒有看見過侍女,直到進了屋裡,才看見兩個下人在裡頭收拾屋子,一見到他們進來,就主動退了出去。

顧錦梔四下打量了一下,這個院子寬敞得很,中間挖了個小池塘,上頭還有小橋流水和假山,山水之間以一條曲折的復廊相連,廊中砌有花窗漏閣,雕樑畫棟,廊環九轉,看起來還挺有品味。

她只顧打量四周,沒注意到蕭珩什麼時候停下腳步,砰地一下撞到了他身上,疼得她齜牙咧嘴。

這人身上是裝了鐵板嗎?這麼硬的?!

蕭珩盯着她,似乎極為無語,忍着沒翻白眼,只是揚了揚下巴,指向側邊的屋子不耐地說,

「這段時間你就住這裡。」

見蕭珩是在給她安排住處,顧錦梔懷疑他根本就沒打算放過她,心裏一急,直接脫口而出,

「要住到什麼時候你才能放我走?」

蕭珩看着她,不知道為什麼,心裏生出一種扭曲的快意。顧錦梔長得實在是漂亮,嬌嬌軟軟的生嫩模樣,任誰看了都不會捨得欺負她。

他危險地眯了眯眼眸,語氣不爽地說,

「把本王伺候高興了,就放你走。」

顧錦梔:「…」老狗比!

她再怎麼落魄也是個公主誒!

顧錦梔默默地心裏問候着他的祖宗十八代,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虛心請教道,

「那要怎麼樣伺候你才高興?」

做牛做馬是不可能的,看他這年輕氣盛的模樣,估計是會讓她跟他睡覺。

在這樣的任人宰割的場景下,顧錦梔覺得自己大概是逃不過被睡的命運,她也不會為了所謂的貞操就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賭注,畢竟活着比什麼都更重要。

只希望蕭珩不要有什麼變態的嗜好,最好是睡爽了就讓她走…

然而蕭珩卻完全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望着她默了一瞬。

要怎麼樣才高興?

他自己都不知道。

蕭珩盯着顧錦梔細嫩白皙的小臉,她臉上似乎還有極細的絨毛,看起來生嫩得讓人想掐一把。

他的目光順着她的眼睛往下移了幾寸,先是看着她的小巧精緻的鼻尖,最後落在她**柔軟的唇瓣上。

印象里的顧錦梔,還是那個被寵成掌上明珠的**嬌軟小公主。

上一回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七歲的小姑娘,穿着**的宮服,外頭罩着銀白色的雪狐斗篷,笑起來唇邊兩個淺淺的梨渦,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