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8章 摔死你得了

連干三碗葯下去,燒退了大半,顧錦梔倒是睡得挺熟的。

連日的緊張鬆懈下來,她居然做了一個夢。

顧錦梔夢見自己回到了7歲,她的爹爹還在位當皇帝的那個時候。

這天是上元節,皇帝在宮中設宴,宴請皇親國戚和世家功臣。

宮牆覆雪,肅穆威嚴,即便是人來人往的宮道上,也透着說不出威壓。宮中的公公們腳步輕快地引着勛貴世家和他們的女眷們入殿內就座。

才七歲的小錦梔是快午時才被從後宮帶了出來的。

她穿着件銀白色的小斗篷,裡頭是鵝黃色的錦繡宮裝,上頭綉着精美繁複的小飛燕和虞美人圖樣,腳上踩着一雙新做的雪緞面繡鞋,陽光落在她臉上,整個人可愛得像是會發光一樣。

侍女帶着她到了宴席上,她被安排坐在了母后身邊。

大哥和二哥在她們的對面,和一眾世家重臣們坐在一塊兒。其中坐在二哥身邊的,是一個有些眼熟的玄衣少年。

那少年五官立體深邃,俊朗中帶着點兒清冷。看起來極不好親近,可是身上卻有一股讓人挪不開眼睛的吸引力,顧錦梔一時對他看得有些出神。

這頓家宴說是宴請王公貴戚,實際上是要給當時的太子選妃的。宴會上皇帝給太子指了婚,還給當時正當壯年的建安王也選了個側妃。

顧錦梔對選妃毫無興趣,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斜對面那位着玄色錦服的少年身上,總覺得這人似乎在哪裡見過,可是夢裡白霧氤氳,記憶變得淺淡依稀,讓她始終回想不起來。

夢裡的小錦梔不知道,他就是威名顯赫,名震大魏的蕭將軍嫡子。因為蕭家戰功累累,功高蓋主,他從十歲那年就入了京,成了顧家安放在眼底下用以牽制雍州的棋子。

此刻他神色寥寥,坐在一片清歌妙舞中彷彿置身事外。不知道為什麼,顧錦梔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有點落寞和孤寂。

是因為爹爹沒有給他賜婚嗎?小錦梔不太懂。

宴席散了,她又在宮牆邊遇到了他。他一個人站在那裡,牆邊的紅梅掉了幾瓣鮮紅色的花葉在他身上,卻壓不過他周身的戾氣。

小錦梔披上銀白色的斗篷,掙脫了侍女的手臂朝他跑了過去。

他站在雪地里,日光映照得他的面龐模糊不清,只是看着遠遠朝他跑過來的銀白色的小雪團。

天氣太冷,她穿得厚。跑起來一晃一晃的,跟個成了精的棉花團似的。伺候她的婢女被她甩在身後,她一溜煙就跑到了他跟前。

漫長的靜止中,他原本孤冷的神色,彷彿在燈光里流露出一絲動容。

小姑娘比他矮兩三個頭還不止,站在他跟前得仰着頭看他。

她五官稚嫩,臉頰肉嘟嘟的,奶聲奶氣地問,

「小哥哥,你是不是不高興?」

少年忽閃了一下眼睫,沒有說話。

顧錦梔只當他是因為沒有得到父王的賜婚而難過,於是聲音又甜又軟地安慰他,

「你別太難過啦!等我長大了…」

「啪」地一聲,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她的頭上。

顧錦梔倏地從夢境里被拉回到現實。

她抬手抓住掉在她頭上的東西往下扯,掙扎着把腦袋露了出來,這才發現那是一床厚被子。

顧錦梔迷茫地眨了眨眼,只覺得剛剛那個夢十分逼真,好像是真的發生過一樣,可惜她已經不記得那人是誰,也忘記了自己在夢裡到底說了些什麼。

————————

蕭珩被顧錦梔拱了一夜,起來時眼下都帶了點灰青。

醒來的第一件事,他側頭看了一眼顧錦梔,她的小臉濕漉漉,出了不少的汗,看起來是已經退了燒。

念在她還是個病人的份上,蕭珩沒跟她計較,起身更衣洗漱去了。

今天他們還得繼續趕路,如果順利的話,下午就能抵達雍城。

等到隊伍整頓完畢,蕭珩讓檀雲去把她的主子喊起來洗漱用膳。

顧錦梔退了燒,精神好了些,連早飯都多用了一點,看不大出昨晚還燒得快要掛掉的模樣。

因為她高燒剛退的緣故,那莊子的管事給她拿來了一件斗篷讓她披着。這件斗篷是他女兒17歲出嫁前做的,還沒來得及穿就小了,於是就這麼閑置在了娘家,然而給顧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