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7章 不能在他床上被凍死

廚娘給顧錦梔煮了面,裡頭額外加了兩個大雞蛋,還給她烤了些板栗吃着玩。

那炭火烤出來的板栗粉粉的,糯糯的,甜甜的。顧錦梔忍不住多吃了幾顆。

俗話說得好,吃飽肚子好上路。今晚她可是要干大事的人!必須把肚子先填飽了!

吃飽喝足,顧錦梔轉溜了一圈沒找到檀雲。聽說她被帶去跟侍女們歇在一處,她便回屋裡先躺着了。

蕭珩那邊對完帳已經是子時。

其中一個鹽礦的賬簿出了問題,負責鹽礦的管事背着他偷了不少鹽稅中飽私囊,沒想到有朝一日會東窗事發。

蕭珩這輩子最痛恨背叛。

他讓手下把人摁在外頭的雪地里,打了五十大板,他的部下都是習武之人,一頓板子打了下來,那管事下半身都滿是血污無法站立,下半輩子算是失去自理能力了。

管事斷斷續續的哀嚎聲讓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經此一次殺雞儆猴,更加害怕蕭珩了。

不過是逃稅漏稅,居然就這麼直接地把人的腿給打斷!而且這個掌柜還是跟在他身邊好多年的老人了!

大家低垂着腦袋,一時人人自危。

蕭珩處理完人,出來見到所有人都還在,包括夏煒也站在人群中,眉頭一蹙,冷冰冰地問,

「她人呢?」

整個院子里的人都刷拉一聲站了起來。畢恭畢敬中帶着小心翼翼對他行禮,

「主公。」

夏煒立刻反應過來主公問的是誰,連忙站出來回稟,「在後院里呢。」

後院裡頭沒有動靜,似乎都已經歇下了。

奇怪,前院這麼大的響動,她都沒聽見嗎?

聽見了不出來湊個熱鬧,這還是她嗎?

這麼乖順實在是不像她本人。

不會又在給他使詐吧?

蕭珩沉思了一瞬,覺得就憑顧錦梔這嬌嬌弱弱的小模樣,在他手裡也翻不出浪來,於是嘖了一聲,朝後院的屋裡走去。

莊子里的管事本來是給他們各自安排了一間屋的,畢竟男女有別,況且顧錦梔還一口一個表叔地叫着,聽起來就不像是那種可以睡一起的關係。

他見蕭珩直接要進顧錦梔那間屋,驚訝地張了張口,連忙要跟過去。結果還沒來得及邁步,就被夏煒給攔住了。

管事迷糊地眨了眨眼,不解地問,

「主公跟那小娘子住一塊兒啊?」

夏煒輕嘖了一聲,拍了拍褲腿重新蹲下,「又不是第一回了。」

————————-

廳堂只點了一盞燭燈。

裡屋的人兒似乎早就已經歇下了,他進來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動靜。

蕭珩抬手掀簾,繞過屏風,先去床邊看了一眼。

屋子裡沒點燭燈。顧錦梔側躺在床榻上,眼睛緊閉着,睫毛柔順地垂下。小小的身子只在薄薄的被子下隆起一個小小的鼓包,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異常。

蕭珩心裏閃過一絲疑惑。

常年在變幻無常的戰場上出生入死的人,對於一切過於平靜和正常的場景反倒容易引起警惕。

不過蕭珩見她這幾日膽小如鼠,動不動就要哭哭啼啼,不像是要玩花樣的樣子,於是暫時放下了戒心。

蕭珩去後頭的浴室洗澡,一邊解衣,一邊思考着今晚顧錦梔這個小麻煩精又要給他搞什麼幺蛾子。

等他洗完澡換上乾淨的衣裳時,他驀地反應了過來。

她不是怕冷么?為什麼只蓋一床薄被?

————————-

屋裡備有炭盆,但是被人刻意地挪遠了。

蕭珩抬腳就走回到床邊,伸手一摸床褥,果然是冷的。

他立刻側身坐到床上,伸手去摸顧錦梔的額頭。

是燙的!

居然為了逃跑不惜裝病么?!

蕭珩氣得想笑,但是看了一眼窩在床上因為高燒而瑟瑟發抖的小人兒,還是先暫時按捺住火氣,立刻讓人去請大夫來看。

那大夫本來已經歇下了,聽說是有貴人請,急急忙忙從床上翻坐起來,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好,就急急忙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