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6章 大魏的公主還能值幾個錢

顧錦梔不記得以前見過他這個人,更不記得跟他有過什麼過節。而蕭珩似乎也沒耐心跟她解釋。

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一路上再也沒說話。

顧錦梔哼哼唧唧地躲在他的大氅里小聲罵他,但是外頭風聲很大,蕭珩似乎也沒聽見。

這一路大概是趕時間,蕭珩沒怎麼讓隊伍停下休息。

顧錦梔雖然肌膚嬌嫩,在馬背上坐得大腿都快磨破皮了,但好在蕭珩的大氅很暖和,半點都沒有讓她吹到風雪。

她窩在裡頭偷偷打了個盹,醒來的時候已經傍晚了。

這回他們不是在野外搭營帳,而是直接進了城。

蕭珩的馬在城裡一處宅院門口停下。那院子一看就是大戶人家才有的派頭,門口還有兩個石鼓,大得能坐上去兩個小孩。

他剛剛下馬就有人迎了上來,陪着笑引着他往裡頭走。那在前頭帶路的是莊子的管事,對他畢恭畢敬,頭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此處是一個莊子。雍州盛產藥材,南部還有鹽礦銅礦。所以雍州有的是錢,缺的是糧食。但也不妨礙蕭珩成為一方霸主。

顧錦梔剛下馬就想去找檀雲,她一天沒見到她了,得跟她說說逃跑計劃。可是她剛抬腳,走在前頭的蕭珩目光就倏地掃了過來,

「去哪兒?」

顧錦梔腳步一頓,心想你這是就盯住我了是吧?!我都還沒動呢你就知道了!

她撇了撇嘴,裝出一副無辜的模樣,

「表叔,我內急…」

總不能不讓人上廁所吧?

不讓上我今晚就尿你床上!

蕭珩抬眸看了她一會兒,看不出來她是真內急還是假內急,不過還是喊來了夏煒,讓她帶着她去。

顧錦梔想不到自己上個廁所都有人監視,看來逃跑計劃是沒辦法跟檀雲通氣了,只能自己應急發揮,到時隨機應變。

蕭珩既然路過這裡,順便就去賬房裡查賬。

今年他跟梁州打了數次,幾乎沒有佔到便宜。打來打去耽誤了今年的春耕,導致明年開春的軍糧還沒着落,這些都需要等着他去拿主意。

把顧錦梔帶在身邊是有這個用意。蕭珩知道,顧錦梔是顧珹最疼愛的小妹,如果能以她作為要挾,暫時與梁州罷戰息兵,才能爭取出明年春耕的時間。所以他在顧珹搶親之前就先下手,把顧錦梔帶走。

雖然留着顧錦梔是為了牽制梁州,他倒也沒有打算苛待這個小公主。總算還記得顧錦梔這一路跟着他馬背上顛簸,兩三天都沒洗過澡。

嬌嬌氣氣的小公主,想必是早已忍受不了。

蕭珩吩咐了下去。於是管事的帶她去了屋裡,讓侍女給她送來了水,還找了一套乾淨的衣衫讓她換穿。

浴室就在內屋裡頭拉了個屏風作為阻隔。顧錦梔也不用別人伺候她,自己舒舒服服地泡了一會兒,出來時換上了乾淨的衣裙。

衣裙都是臨時找來的,雖然算不上多麼講究的用料,好在乾淨柔軟,還挺合身。

那管家是個人精,見顧錦梔是跟蕭珩同騎一馬而來的,心知這位在主公跟前大概也有一定分量的人物,不敢大意怠慢她,還特意讓人送來了一件翻毛大衣讓她穿着保暖。

那大衣是銀鼠毛製成的,領口還加了一圈毛領,看起來就很暖和。

顧錦梔摸了摸料子,覺得有些可惜。

可惜她今晚是用不上了。

她得成為蕭珩的累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