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4章 就...這麼共處一室?

馬廄里的光線不算明亮,但是門開的同時,微弱的月光從他背後漏了進來。

蕭珩一眼就看見了躲在地上的兩個小娘子,他走了進來,蹲在顧錦梔跟前,眼底帶着一絲冷戾,看似沒什麼情緒地輕嗤道,

「躲在這兒幹嘛呢?想逃跑啊?」

顧錦梔被戳破心計,心裏哭唧唧,表面還要裝出一副逆來順受我見猶憐的可憐小模樣,

「…表叔,我冷,外頭有風我睡不着。」

蕭珩才不會相信她的鬼話,他這半天的相處下來,就知道她絕對不是表面裝的那樣乖巧無害。

女人就是又麻煩又虛偽的存在。

於是他伸手捏着她的後衣領,把她毫不客氣地提了起來。

「冷是吧?」

他忽然換手,攔腰把她扛起,頭朝下倒掛在肩頭上,邊往外走邊說,

「本王給你找個不冷的地方睡覺去。」

顧錦梔在他肩頭上撲騰了兩下,血液一下子湧上了腦袋。

可是蕭珩的力氣極大,扛着她輕輕鬆鬆像是不費吹灰之力,顧錦梔掙扎了幾下沒能掙脫出來,只能嗷嗚了一聲放棄了。

————————–

蕭珩把她扛到了自己的軍帳跟前,他身邊的幾個副將和近衛看見他扛了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過來,暗自在心裏驚訝了一瞬,然後眼觀鼻鼻觀心,十分有眼力見地給他讓出路來。

蕭珩一腳踢開帘子,扛着人徑直走進軍帳里。

顧錦梔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他把自己扛到了哪裡,就啪嘰地一聲被丟在床褥上。

說是床褥,其實也就在木板上鋪了一層薄薄的軟墊而已。行軍之人沒有那麼多講究,可是顧錦梔是嬌養出來的小公主,這一摔差點把她摔得全身骨頭散了架。

天殺的老狗比!就不能輕一點扔嗎?!

她這張漂亮的小臉蛋差點就被砸成大餅臉了!

顧錦梔忍着疼痛,十分愛惜地先揉了把臉,然後才坐了起來,有些哀怨地看着他。

她長得嬌小,坐在床上更是顯得整個人小小的一隻。

蕭珩看着她委屈巴巴的小臉皺成一團,心裏莫名生出一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沒碰過像她這樣嬌滴滴的小娘子,也不知道別的人是不是都跟她一樣這麼嬌氣,但是他那一瞬的疼惜之情來得快去得也快,還沒等他抓住這一絲微妙的情緒變化,很快就消散得不見蹤影。

他翻身上床,往她身邊大刀闊斧一躺,閉着眼睛毫無誠意地說,

「睡吧。本王這兒暖和。」

顧錦梔:「???」

就…這麼共處一室,共睡一床?

這…不太好吧?

她可是他的表侄女誒…

雖然不是真的親戚,但是衝著她今天喊了他一天的表叔,多多少少也要尊重一下人常倫理吧?

顧錦梔摸了摸鼻尖,想再掙扎一下跟他講講道理。

可是蕭珩閉着眼睛就察覺出來她想溜走的意圖,蜷起一隻腿,擱在床沿邊上,擋住了她的去路,冷冰冰地警告她,

「不睡就把你丟回順州去。」

識時務者為俊傑。

一聽到順州兩個字,顧錦梔立刻在他旁邊迅速躺平,還不忘替自己把被子拉高拉好,擋住自己半張小臉。

只要我躺得夠快,生活就壓不倒我!

顧錦梔裝柔弱裝得十分逼真,畢竟她現在的小命被人拿捏在手裡,分分鐘可能被他丟回順州去,所以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