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被拐後,我被暴君嬌養了] - 第3章 連跑都還沒來得及跑

夏煒嘴角抽了抽,雖然無語,但是還是按照蕭珩的吩咐,盡職盡責地去給她找東西吃了。

她這麼一走,顧錦梔立刻轉向檀雲,不可思議地問道,

「你跟她騎了一路的馬,居然不知道她是女的?!」

檀雲也很無辜,聳了聳肩無奈道,

「誰能想到這天下還有女將軍呢?況且她的身材真的很結實,一點兒也不像是個女的…」

顧錦梔默了默,依然覺得很難以置信,忍不住嫌棄地說,

「但是男人女人的手感差那麼多,你感覺不出來嗎?!」

檀雲抬眸,小心翼翼地說,

「會嗎?我感覺差不多啊…搞不好定北王也是個女的呢?」

顧錦梔一噎,張了張嘴,極為無語道,

「就你聰明!我怎麼沒想到呢?!」

————————–

軍營里沒有什麼好吃的,都夏煒給她們帶來了兩個饅頭和一壺水。

顧錦梔也不挑剔,就着水就要啃饅頭,結果東西還沒碰到嘴邊,就被護主心切的檀雲大驚小怪地給搶走了,

「這是人能吃的東西嗎?!我們公主金枝玉葉,怎麼能吃這種糟糠之物!」

說完還不等顧錦梔反應過來,她就嫌棄地把饅頭丟在了地上。

在檀雲眼裡看來,自家小公主那是被捧在手心裏寵大的,怎麼能淪落到吃這冷硬的饅頭?!

雖然先帝過世之後她的地位大不如前,但是顧裕畢竟還是她的親皇叔,再加上新帝登基為彰顯仁厚,對顧錦梔倒也不缺她吃少她穿,所以顧錦梔長到十五歲,依然是身嬌體貴的大魏小公主。

但是此時快要餓死的顧錦梔,眼睜睜地看着那雪白的大饅頭掉落在雪泥里。

顧錦梔:「…」我真的會謝。

她在心裏哀嚎了一聲,心想你金枝玉葉的公主已經快要餓死了就別計較那麼多細節好嗎!

然而饅頭被丟在地上,夏煒抱着肩頭,饒有興緻地看着她們,語氣嘲諷道,

「小公主,不是我故意苛待你。主公沒有發話,我們也不知你是敵是友啊。」

她這話倒是說的沒錯。

顧錦梔和檀雲是擅自闖入雍州的,而雍州早在六年前就叛國自立,早已不對大魏稱臣。

顧錦梔一邊在心裏流着寬麵條眼淚,一邊望着雪泥里那個可憐的饅頭,嘴上還要強撐着說,

「沒事…等表叔忙完了,我自會去跟他解釋清楚…」

她臉上的委屈和可憐都不是裝的,不過是因為餓的。

聽她一口一個表叔地叫着,夏煒也不知道蕭珩那麼冷硬的一個人,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嬌氣矯情的表侄女。她冷漠地哼了一聲,去找蕭珩交差了。

夏煒走了之後,顧錦梔連忙把饅頭撿了起來,拍了拍上頭的污泥,塞進嘴裏啊嗚咬了一大口。

檀雲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公主…」

顧錦梔已經顧不上什麼體面不體面的,她要的是活下去,而不是被虜走的第一天就成為了大魏第一個被餓死的公主。

況且不多吃點,待會兒怎麼能有力氣逃跑呢!

————————

蕭珩和部下議完事務,這才想起顧錦梔。

夏煒掀了簾走進來。幾位將軍正好退了出去,軍帳里只剩下蕭珩和他的近衛趙固安。

聽見她掀開帘子的聲音,蕭珩從沙盤前抬起頭,問道,

「那小公主安置了嗎?」

夏煒默了一瞬,如實稟告,

「那公主嬌氣得很,給她饅頭吃還挑三揀四,說這是什麼糟糠之物,配不上她的公主身份。」

蕭珩聽着,臉上淡淡的沒有什麼表情,又低頭去看那沙盤。

這跟他設想的倒是一樣,畢竟那曾經是被武康帝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嬌氣一點很正常。

但是夏煒心裏藏不住話,見他沒什麼反應,忍不住又問,

「主公,這小公主,真的是你的表侄女?」

蕭珩抬眸瞥她,那眼神彷彿在說你在說什麼屁話。

蕭家是靠戰功起勢於雍州。往上數幾代,確實有長公主下嫁過蕭家,然而他如今壓根不想跟朝堂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