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破皮還是擦傷的》[被打破皮還是擦傷的] - 第8章

緊吹了過去。
就着燈光,我隱隱約約地看到面前的淡黃色紅了一片,真好玩,原來測酒儀測到酒就會變色,好有趣。
我繼續吹,紅色的面積越來越大。
接着我聽到校霸咬牙切齒的聲音:「陸同學,不要對着我的耳朵和脖子吹氣。」
呵,我一聽就不幹了,都說了同學之間要互稱姓名,這人就是不聽。
我說:「我叫念卿,取自詩句」醒亦念卿,夢亦念卿』」我生怕他不懂我爸為了我媽而給我取這名字的浪漫,我悄悄貼過去細聲地告訴他:「這是一首情詩知道不,意思是,我很喜歡你,我醒着的時候想着你,我做夢時還想着你。」
我看到面前的膚色好像更紅了,我很滿意,看來他已經懂得了我父母之間的浪漫了。
說到我父母的浪漫,我又十分沮喪。
十年如一日地被塞狗糧,試問單身狗的心酸誰能懂。
誰想一直當吃瓜群眾,龍套的夢想向來都是能夠有朝一日翻身當主角。
可是這種彆扭的小情緒卻沒人可以說。
會被笑死。
現在人形布偶背着我,我彷彿看到自己頭頂上有一圈女主光環,還是那種自帶濾鏡的偶像劇。
演好這個角色,我可以。
我盯着那張俊逸的側臉,心裏有點色心又有點色膽泛濫了出來。
我賊兮兮地環顧四周,月黑風高,空無一人。
酒膽壯色膽,我悄悄傾過去嘬了一口。
他如電擊般立馬別開臉。
我不樂意了,哄道:「你要乖。
你媽已經把你送給我了,你就認了吧。」
活像土財主強搶良家婦女。
我抓住他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