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神天使》[半神天使] - 第1章 陳平安不平安

「陳平安,你作業是不是又沒寫?「一位身着藍黑色連衣裙的女人衝著一個瘦弱的男孩大喊道。

只見她左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書,上面寫着「英語「兩字,右手指着那個男孩,聲音很大怒目園睜彷佛就能吃掉他一樣。

「對不起老師,昨天我回家生病了,就沒有學習,我不是故意的,我有認真聽課。」男孩低着頭看着腳尖說著。

「胡說!你自己寫沒寫你自己清楚,你現在不好好學習將來你就去種地,這是高中,不是幼兒園,你都幾次沒寫過英語作業了你,你自己心裏一點數都沒有?」女人用出了更大的力氣,訓斥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教室。旁邊則是同學們嘻嘻哈哈的笑聲。

「我昨天回家之後頭很痛,有些發燒,所有學科的作業我都沒有寫,回家之後就睡覺了,我爸可以為我作證。」

「隨你怎麼講,你上我的課就要寫作業,我不管真實情況怎麼樣你就是沒有寫,我每次抽查作業你都沒有寫,你成績還沒有優秀到可以不用寫作業的地步!你自己說是不是啊?滾後邊站着去,我這就聯繫你班主任!」

說罷,女人頭也不回地向講桌走去。男孩則輕輕地從桌洞里拿了一個筆記本低着頭走向最後一排。

「下了課自己去班主任辦公室,不想念就不念,今天抽查了十個人就你沒寫,每次都有你!」

很明顯,女人依舊不依不饒,仍舊大聲地喊着。班裡其他同學都看向他笑着,女人沒有給男孩一點面子。

「好了同學們,我們不和這種同學一樣,我們繼續上課,我們要學習,來來來翻開課本第27頁。」

女人翻開了教科書,沒再繼續說他。

整整一節課的時間,下課之後男孩按照英語教師說得來到了班主任的辦公室。

「陳平安,我知道你家裡的事情,但是有這種事情不是更是應該好好念書嗎?」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坐在老闆椅上,手中擺弄着一支圓珠筆,看着這個男孩。

已經發黃的領子,黑色的校服褲子上破了一個小洞,白色上衣已經完全看不出來是白色的了,更像是白黃色。頭髮很長,劉海幾乎蓋住了雙眼,並且還是直劉海,目光獃滯,面部灰灰的,五官倒是精緻,看得出來他很委屈並且經常受到各位老師的批評。

「我一直學不進去英語,我對英語一直不感興趣。不過昨天回家真是頭很痛,回家就睡覺了。我爸爸在家裡喝酒,他可以為我作證。」

「我知道你各科成績都還說得過去,但為什麼總是不寫作業呢?你爸爸找過我無數次讓你回家去找個廠上班算了,我一直給予否定的態度。我知道你很聰明,就是因為家裡的事情一直沒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你自己說是不是?」

班主任放下了圓珠筆,拿出手機翻看着通話記錄。

「你看看,這一個月你爸給我打了七八次電話讓你退學,因為承受不住學費和生活費了,學校里一直幫你拿着錢讀書,你應該好好努力才是啊!」

班主任也有點生氣了,嗓音變大,把手機屏幕對着男孩。

「可是,老師你也知道他不是我親爸。我原本一直在福利院里,他在我很小的時候領養了我。「

男孩眼眶有些濕潤,頓了頓繼續說著。

「我從小就沒吃過幾頓飽飯,我上初中之後就一直在外兼職發傳單,在飯店打掃衛生。其實很多地方根本不收童工,我找了很久很久才能得到一份這樣的工作。「男孩流淚了,眼淚滑落了幾滴。

「我如果晚上不去上班,他就罵我打我,他一喝完酒就發酒瘋,我甚至還要賺錢給他買吃的喝的。「

男孩徹底綳不住了,輕微地哭了出來。

男人見狀從桌子上抽出來了幾張紙巾,遞給男孩。

「別哭了,我知道你現在的爸爸是養父,但是至少他收留了你,給了你居住的地方對不對。如果覺得現在的生活不盡如人意,那就努力去改變它。好好學習,完成自己的學業,用知識來填補自己失意的空缺不是最好的途徑嗎?「班主任意味深長地說著。

「是的老師,可是我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上班上,不然我幾乎連一口飽飯都沒有!「

男孩抽泣着,手中攥緊了衛生紙卻怎麼也不肯擦。

「唉,你放心吧,我一定會進一步和你爸聯繫,爭取不再讓他催你上班,現在這個高中階段一定要以學業為重才是,況且我看得出來你很聰明。「

男人兩手相互攥着。

他其實也很明白男孩的處境,知道男孩已經很懂事了。

兩人默默不語了一分鐘,男孩停止了抽泣。

「謝謝老師,我知道了。「男孩準備往外走。

「那個什麼,你頭還痛不痛?」男人站起身來問道。

「不痛了,謝謝老師。」男孩用紙巾擦着眼淚,邊說著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他叫陳平安,是個孤兒。出生之後父母就不見了蹤影,是個棄嬰。在夏天被好心人在一個小衚衕里撿到送到了福利院里。被撿的時候身上只裹着一層薄薄的被子,然而幸運地是他並沒有營養不良或者有其他不健康的地方。

福利院院長在見到了這個當時只有幾個月大的嬰兒時,決定給他起名叫陳平安。一來是因為他所在的城市叫平安市,二來是因為院長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一輩子。

直到後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在他僅有三四歲的時候領養了他,也就是他現在的養父,不過他並沒有給孩子改名,依舊叫他「陳平安」或者在他心情不錯的時候叫「平安「。

再之後,就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養父在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