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荒涼皆是你》[半生荒涼皆是你] - 第7章 誣衊(2)

了,月嫂沒有繼續喂,小孩喝奶的時間不固定,等他醒了再喝也行,誰料沈蓓蓓一把將孩子搶了過去,直接將奶嘴塞入孩子的嘴巴。
等孩子喝了一半的奶後,沈蓓蓓又把孩子扔回給月嫂,坐一旁玩手機。
後半夜,孩子睡得很沉,月嫂起來幾次查看小孩,小孩都沒有蘇醒的痕迹,沒出月的小孩一個晚上起來七八次都是正常的,但今晚安靜得不行,讓這個有着二十多年經驗的金牌月嫂心裏莫名有點發毛。
察覺到小孩的不正常後,月嫂立馬就通知了管家,管家叫來家庭醫生。
一檢查,家庭醫生髮現小孩的體溫很低,脈搏極弱,發現不妥後,眾人立馬又送往醫院。
醫院。
「小孩的血液里檢驗出安眠藥的成分,而且用量很高,幸好送來得及時。」
醫生一臉沉重,「小孩夜裡起來的次數是多,但也不能喂安眠藥啊。」
夜母轉過身,對着月嫂就是狠狠一巴掌,「你這個毒婦,竟然給我的金孫兒喂安眠藥,我打死你!」
月嫂一邊躲着,一邊解釋:「我沒有放安眠藥,小少爺今晚只餵過一次奶,我餵奶的時候,沈小姐也在場,她可以給我證明。」
沈蓓蓓在一旁掩面而泣,似乎沉浸在悲傷里,實際上她高興壞了。
「寶寶喝的最後那瓶奶是我沖的,不過我在沖奶的時候,妹妹也在旁邊……」沈蓓蓓趕緊道。
夜少宸趕來,剛好聽到這話,神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