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荒涼皆是你》[半生荒涼皆是你] - 第6章 微妙的親子鑒定(2)

不是很清晰,但也大大給了沈蓓蓓跟夜母底氣,她們兩人彷彿擰成了一股繩,一致針對沈芸。
沈芸對這個結果很意外,不過更多的是心寒,她曾對夜少宸抱有一絲希望,結果連這最後一點希望都被碎成了渣。
這段婚姻,最終還是走到了盡頭。
……
有孩子做底氣,又有夜母撐腰,沈蓓蓓在夜家完全是一副當家主母的姿態,任意指揮傭人,隨意調動別墅里的東西,完全沒把沈芸放在眼裡。
沈芸可不是一個任由欺負的人,在沈蓓蓓再三對她的東西出手後,她命人將沈蓓蓓的東西搬到一個小閣樓,只允許她在小閣樓走動。
沈蓓蓓轉頭就向夜母投訴,哭道:「我還在做月子,她怎麼能讓我住在那種又小又陰暗的閣樓?
簡直是欺人太甚。」
夜母最近自身難保,自從沈芸正式跟她翻臉後,夜父再也沒給過她好臉色看,認定要離婚,甚至從夜家搬了出去,任她怎麼哀求,夜父就是不肯回來。
換做過去,只要她哭一下,沈芸立馬就去求夜父回來,如今沈芸跟她鬧翻,沒人幫她,她正心煩着,哪裡管得上沈蓓蓓的事。
「行了,如果不是你動了她的收藏室,她也不會把你趕到閣樓,你跟我哭也沒用,你若真有本事,不如多費點心思在我兒子身上,你比沈芸唯一好的地方就是你有個兒子,如果你跟你的兒子派不上用場,那你生下來也沒用,最多就是分點小錢。」
沈蓓蓓咬咬牙,在心裏罵道:真是沒用的老東西!
夜母不肯幫忙,夜少宸又整天在公司見不着人影,沈蓓蓓只好自己想辦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