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福運小嬌妻》[八零福運小嬌妻] - 第2章嫁妝,拿來吧

「你奶奶倒是嘴皮子厲害,把我家催了幾十次相親的知言把你給娶了。」
賀母因為吳老太太的誣賴而對江望晴也態度不好,「彩禮錢硬拿了足足一千塊!
陪嫁倒是一分不見!
還說最疼愛孫女!」
江望晴心知在這年代一千元的分量之重,心中愈發歉疚。
「對不起,以後江家拿走賀家的錢我會還回來,賠償給你們的。」
江望晴心中有愧,本以為賀知言會怨她,沒想到不曾多言,這樣反倒讓她歉疚不已。
賀母瞪圓了眼睛,只覺得這小小的身子說著天大的胡話,剛要開口就被賀知言打斷,「娘,三叔公還在外面等着您呢,再怎麼說今天也是我大喜之日。」
果真外面的客人們叫囂着賀母出來喝酒祝詞,後者這才慌忙退了出去。
賀知言轉頭看着紅床單上坐着的女人,艷俗的紅嫁衣在她身上顯得格外好看,把白皙的肌膚襯得愈發動人。
「方才你說要賠償。」
他低頭,望着仰着腦袋一臉正色的小臉蛋,眼底浮出一絲興緻,嘴角含笑,「怎麼賠?」
江望晴懵逼,客套幾句他當真了?
他不會和原主有仇吧?
門窗上的喜字在灌進來的微風中搖晃,屋內屋外是兩個極端的靜謐與喧囂。
江望晴仰着頭,幾乎能聽見自己咽口水的聲音,正當她感嘆這短暫的對視如同世紀之長時,門突然被推開。
賀母臉頰微微泛紅,不知是酒意還是怒意,「這女人就是一個剋星,家裡就剩個悍婦一般的奶奶,能教出什麼好姑娘?」
賀知言眉頭微皺,唇瓣動了幾下,餘光瞥見身後安分坐着的女人,不由得嘲弄一笑。
當事人都不為所動,他還上趕子的作甚。
賀母越說越怒,繼而等着賀知言罵罵咧咧,「也不知道你哪根筋搭錯,平時讓你去相親倔的跟頭驢,為啥這次倒鬆口了?」
江望晴同情地看着他,好端端地因為護住她的名聲還被自己親媽罵了,屬實對不住他。
她站起了身,對着賀母深深鞠了一躬。
這一舉動倒把賀母嚇住了,一臉奇怪又警惕地看着她,江望晴一本正經道,「我奶奶自己個人的說的話並不代表我的想法,我也沒有想賴着賀家的意思,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彌補這個錯誤。」
這話落在賀知言耳朵里聽着怎麼都覺得不順耳。
嫁給他是個錯誤?
她這麼不情願?
「我會儘力做好一個兒媳婦該盡的本分。」
賀知言聽到這話才舒坦許多,賀母瞧着江望晴一臉嚴肅,目光來回打量幾輪才將眉頭舒展許多,鐵青的臉色也稍稍緩和。
賀母做出一臉不耐地揮揮手,「最好是這樣。」
…… 次日一早,江望晴特地起了個大早把摘好的野菜清洗後做了粥,果然早上賀母看見她時臉色緩和不少。
江望晴隱約還在清洗碗筷時聽見賀母再跟老賀嘀咕,「雖然是硬娶的媳婦,但瞧着還是個懂事的。」
老賀爽朗一笑,帶着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