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是我最深的痛》[愛你是我最深的痛] - 第一章 我男朋友結婚了(2)

說……」

「我去,沐顏,他們竟然開房了,開房了!奶奶個熊,光天化日的竟然這麼齷齪!」電話那邊的錢晨潔再次無視了我的聲音,「沐顏,我給你看着,你快來!」

告訴我地址後,電話就被掛斷了,一時間,我也慌了陣腳,顧不得地上的碎片就趕緊拿了大衣按照地址趕了過去。

坐上計程車,我一遍又一遍地打着陸煜霖的電話,可是,是千篇一律的關機聲。但是,我仍是覺得我是相信他的,趕過去,只是為了證明錢晨潔的情報是錯的。

計程車很快就到了,等在門口的錢晨潔看到我下了車就以驚人的速度沖了過來將我拉進了賓館。

「砰!」

門是被錢晨潔一腳踹開的,入目的是滿地凌亂的衣裳,可見戰況的慘烈!浴室門邊的金頭鱷魚皮帶,那是他今年過生日我送給他的禮物。

「或許只是巧合,別的男人也有這樣一條皮帶。」我在心裏暗暗地安慰自己。

仍抱着最後的一絲幻想我被錢晨潔牽着向房裏面走去,女人慌亂的吼叫聲,以及那沉睡中熟悉的面旁。

「老婆,別鬧我愛你。」床上的男人翻了個身,再次將一旁的女人摟在了身下,囈語着。

眼前的一幕刺激着我的神經,身旁的錢晨潔更是氣憤的叫囂着要衝上去,卻被我一把拽過攔了下來。

不是因為我軟弱,而是我是看到身後的角柜上有一杯水,我拿起來衝到了床邊通透蓋臉的澆了下去。

「啊!」

女人尖叫着跑下了床,裹緊身上的棉被,怒瞪着我:「你誰啊,有病啊!」

被角將將遮住男人的重點部位,冷水刺激着他睜開了眼睛,我看到他眼中憤怒的自己,像是世間所有被拋棄的女人一樣,內心狼狽不堪。

陸煜霖終於是清醒了過來,他看到我後剛要伸出手去拉,卻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對一般,眼睛環顧了一周,看到一旁裹着被子站在一旁的女人時,一下子跳了起來。

「子婕,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你做了什麼好事你不知道么?」

周子婕用更大的聲音吼了回去,站在兩人身後的我卻突然笑了出來。

「呵,子婕,叫的真親熱。」

陸煜霖聽到後慌忙的去找褲子,一邊穿一邊伸手來拉我。

「沐沐,你相信我,我不是,這,這不是真的……」

現在,陸煜霖的任何解釋對於我來說都是可笑的借口,可是我卻仍願意聽他在我面前的瞎編亂造,因為我想給他更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直到我的視線落在他床頭櫃的下面,刺眼的紅色像是某種預示,我緩緩的蹲下了身子,抽出了角落遺忘的兩個小本子。

「結婚證」三個大字赫然的出現在我的眼前的,猶如當頭棒喝,我顫着手翻開證書,上面的一對新人正是我面前的一對狗男女!

「沐顏——」

我聽到身後傳來錢晨潔的驚吼聲,緊接着我的面前天旋地轉然後我的世界就變得一片黑暗!

猜你喜歡